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21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死魂曲/Siren同人--宮田司郎x牧野慶【愛憎】第三章試閱

 不知為什麼,宮田司郎彷彿可以預見對方搞砸的場景。有的時候,他覺得自己不是第一次站在這裡,麻木的看著重複的戲碼、這些人站在既定的位置演著同樣一齣戲,裝出一臉哀痛的模樣,心中祈禱的不過也是自己能安穩度日,只要犧牲的是別人就好。
 
就連他的身上都牽著看不見的人偶線,隨著母親期待的方向前進,盡其所能擺出父親的姿態,拿手術刀的方式、切割的角度都要恰恰一樣,搞砸就重來、重來,一次一次直到深入骨髓、融入血液,直到閉上眼睛都能輕易切斷他人的氣管。
 
他似乎做過這些事,成千上萬次;他彷彿已站在這塊巨大的陰影下,不只一次,就像那些一直困擾他的惡夢般,無法解脫。
 
在那些破碎的、拼湊不起來的殘夢片段中,有個一直閃著紅光的十字路口。
 
一閃、一滅,一閃、一滅。
 
而他總會佇立在空無一人的街道,望著白線的彼端就像在照鏡子,瞳底倒映的都是同一張面孔。
 
牧野慶。
 
每當聽到這個名字、看見對方的身影,甚至只是稍微想到這個人,宮田司郎就會感覺心臟被人狠狠掐了一下,像是極冷的冬天裸身躍入真魚川時,胸口一瞬間收縮的感覺幾乎讓人喘不過氣,心跳在那幾秒彷彿凍結了、停止了,直到浮出水面大口呼吸的瞬間,強行灌入肺部的冷空氣引起的刺痛讓他再度感覺活著。
 
哥哥之於他的存在,就像這個樣子。
 
像是一根又細又長深埋在心室的針,隨著跳動的頻率抽痛,當他逐漸失去對他人的留戀與興致時,唯獨對牧野慶逐漸加深的恨意讓他感覺自己還活著,那種難以忽視的疼痛讓他還能保持一些清醒。
 
沒有光,影又豈能存在?只是如果能當光,誰想做影子?
 
宮田司郎不只一次想過,那個總是站在陽光下的男人,真的如大家所讚譽的那樣善良嗎?
 
他不信。
 
後續結局收錄於本子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60677797176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