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34344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FF7 AC】淫靡的午後時光 (Sephiroth X Cloud X Kadaj) 中




他邊說邊用雙刃劃過少年細緻的肌膚,力道沒有很重,只是輕輕的帶出兩條刀痕,過了幾秒才見血珠從細縫裡滑出,看來就算主人沒有常使用的雙刃,鋒利也未見遜色。
 

Kadaj只是皺緊了好看的雙眉,對於雙掌的刺痛依舊,他不認為Sephiroth只是想要在他身上劃個幾刀好看而已,雖然他也很希望對方到此為止,但他下意識的知道不可能,他也算是一部分的Sephiroth,對方的思考模式就算不能完全掌握也好歹知悉一些。

果然,那恍如夜之帝王的男人的刀勢越往下走,Kadaj的眉頭便更往中心靠攏,此時他的身體已經很敏感,就像是蓄勢待發的箭一樣,任何一點碰觸都會讓他反應過度,何況對方正拿著自己的刀往要命的方向走去,他在微痛之餘也收到莫名的快感。

究竟是為什麼……Kadaj盡量把注意力從放蕩的身軀轉移,的確如Sephiroth所說他身體無法反抗他,但是要到這種熱烈歡迎的地步就有些詭異了……突然,他想到方才Sephiroth餵給他的不知名液體。

喉嚨的藥味還沒有完全散去,他下意識的想要嘔出來,卻只是徒勞無功。

 

Sephiroth警告意味濃厚的聲音突然從耳畔傳來:「我已經告訴過你別放空了。」
 

Kadaj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下身突如而來的劇痛讓他瞪大了貓眼,他的後庭彷彿給人塞了什麼東西而硬生生的撕裂開來,溫熱的液體順著大腿滑到弧度優美的腳踝,血的氣味瀰漫在空氣裡。

 

「啊啊啊!不要!不要!」少年一明白對方拿什麼東西塞進自己後庭,便激烈的掙扎起來,但他的雙手被牢牢釘在牆上,這一扭動又扯到雙掌的傷口,他卻恍若未覺的大叫,只因為下面的痛苦遠遠勝過於釘住他的政宗。
 

Sephiroth一邊拉開少年的雙腿使得刀柄的進入更為順利,一邊還將還沒進入的部分繼續往前推,被撕裂的小穴因此流出更多的血,上下皆承受非人道痛楚的Kadaj終於忍不住哭喊了出來,他畢竟還只是個未成年的孩子,怎能承擔如此酷刑?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不要進來!拿出去、咿呀──!」Kadaj痛的用力搖頭,串串的淚水像斷線的珍珠一樣落地,Sephiroth一點也不憐惜的將最後一吋沒入少年體內之後,開始將刀柄往外抽出一點,然後再狠狠的轉入,欣賞著少年痛的開始抽畜起來,想逃卻又完全使不上力的無助模樣。

「啊──!好痛!不要……不要了、好痛……不要動!」少年不知他這幅浴血哭泣的模樣,只會引得男人獸性大發而已,Sephiroth喉頭一緊,他原本只是想玩弄一下這個從他衍生出來的思念體而已,並沒有想要進入對方的意思,可現在他改變主意了,感覺到跨下一陣火熱的他微微一笑,這還是第一次他想侵犯Cloud以外的人呢。

Sephiroth停下抽插刀柄的動作,在對方的耳際緩緩低喃:「不要刀柄,那要什麼?」
 

Kadaj一開始還不明白對方的用意,痛到極點的他只是一直重複著相同的求饒:「拔出去……拔出去、啊!」

得不到自己想聽的答案,Sephiroth懲罰似的將刀柄又往前挪動了一些,掛在嘴邊的笑容看上去是那般殘忍:「真的只有痛嗎?別騙人了。」

像是要證明少年說謊一樣,他刻意放輕了手中的動作,一邊用手揉搓著少年疲軟的分身,一邊用唇去舔噬那早就挺立充血的蓓蕾, Kadaj呼吸變的短而急促了起來,綠色的貓眼也迷濛了起來,小嘴一張一闔的想要吸入更多空氣,卻也讓藏不住的呻吟洩了主人的底。

「咿!」在刀柄撞到體內那一點的時候,少年就像是被電擊一樣弓身,痛楚混雜強烈的快感席捲而上,他現在的身子在藥力完全發揮之下,就算是被異物給玩弄,也很能進入狀況。
 

「別顧著自己射。」Sephiroth按住那滴出淚珠的馬眼,讓不得解放的少年扭了扭腰,這欲求不滿的樣子落入男人眼中加深了他的笑意。

Kadaj淚眼迷濛的看著Sephiroth,早已從Cloud身上嚐過情慾滋味的少年自然知曉此時他的後庭那陣空虛是為何而致,他已經不想去管把自己身體弄成這副德性的兇手就是眼前的男子,早進入血液流轉的藥性讓他感覺喉嚨十分乾渴,他困難的嚥了嚥口水,試圖不去看男人節理分明的胸肌。

「孩子,我知道你所想要的,我也能給你,來,你要什麼呢?」Sephiroth好心情的一邊繼續撩撥著對方身上的火燄,一邊卻又壞心眼的在對方即將得到快感之時停下,讓少年在天堂與地獄間不斷的遊走,等的就是他墮落的那一瞬間。

這才是,征服的快感。
 

Kadaj有些渙散的看著遠處的時鐘,一種即將背叛愛人的罪惡感像刀一樣切割著他的心,此時的他很矛盾,既希望愛人回來救他,又不願自己的哥哥遭到男人像他一樣的對待,肉慾就像Sephiroth一樣化身為惡魔的羽翼,不斷在他耳畔催促著放縱。

Sephiroth耐心的等候苦苦掙扎不下決定的Kadaj,他明白只消再一會,這少年終將臣服在他的腳下,一如既往那般,而且……他會明白Cloud跟他到底差距在哪。

「哥哥……哥哥……Kadaj在理智快要潰堤的時候,試圖喊著那未歸男人的稱呼,在這種脆弱無助的時候,他格外想看見那總是溫柔寵溺他的男人,他更是想提醒自己不能夠落入Sephiroth織好的圈套,不,他不能。


Sephiroth
笑的更是得意了,他只是反覆進行手上的動作,不出聲也不威脅少年,Cloud出現亦否他都有解決之道,何況他今日之行本來就不只是純粹來找思念體的麻煩,金髮男子的出現只是更稱了他的心,而眼前的少年,不可能不知道這點。

他最喜歡看人掙扎到底,最後發覺自己只有一條路能走的那種絕望神情,那會讓人有種上癮的快感。

然而他的動作卻不如他的態度那樣寬容,常常突然一下子狠狠的用刀柄桶進少年鮮血淋漓的小穴,而後可能又改變主意像是愛撫一樣的輕輕抽送,直把少年逼到臨界點卻又堵住對方唯一能獲救的出口。
 

「啊……進來……」不知道第幾次即將到達高潮卻被人狠心的堵住宣洩出口時,已經痛的不能再痛的下半身終於迫使他低頭,妥協的話如輕煙般溢出嘴邊時,內咎的淚水跟著落了下來,對不起……哥哥……對不起。

「說明白點。」Sephiroth得逞的挑起對方下巴,不意外的從少年的眼中看見殘存一絲絲抗拒的神色,他喜歡站在高處命令別人,更喜歡聽見別人從低處求饒的模樣。

「請你……進來…………Kadaj羞恥的閉上眼睛,如果能夠,他寧願現在自己聾了聽不見他說了什麼,只要一想到若是哥哥知道這件事情,那雙藍眼會盈滿多少失望,心版像是被人狠狠刺了一刀,再慢慢的刮下來,很痛。

「聽話的孩子才有糖吃。」Sephiroth滿意的審視抵抗意願全部消滅的Kadaj,翠綠色的眼盈滿著淚光,像是一種純粹的誘惑,而他,來者不拒。

Sephiroth瞬間拔出埋在少年體內的刀柄,動作快得讓吸緊的小穴又再一次被擴撐,Kadaj卻連痛都喊不出來了,只是顫抖了一下,像是壞掉的布偶一樣任憑對方擺佈。

Sephiroth手裡拿著一顆藥囊,緩緩的塞入少年的小穴,Kadaj卻沒有留意到對方暗地裡做了什麼,只知道男人碩大的分身再次將自己的後庭撐開,就算先前有刀柄的開路,依然不能比起男人的分身,血液再次從兩人交合的地方流出,Kadaj軟軟的低吟了一聲,聽上去像是邀請,卻更像是求饒。

感覺到少年火熱的內壁緊緊夾住自己的,Sephiroth低咒一聲:「思念體,你真緊……難怪Cloud會這麼念念不捨。」

「啊……啊啊!」被頂到深處的Kadaj討饒的呻吟,男人捧著他的臀部以方便進出他的體內,他的雙腿不自覺夾住男人的腰,比起無生氣的刀柄,男人的分身更燙著了他,緊緊接合舒服的讓他頭皮發麻,就像是他們本就該融在一體似的。

好像印證了男人所說的,他的身體是完全臣服於他的。
 

Sephiroth啃咬著對方後仰的引頸,看著少年意亂情迷的模樣,他笑的越發得意將自己一次次深深挺進少年的深處,這種得意不僅僅是來自搶了Cloud珍愛的人,還有一種宣示主權的味道。

他會讓少年永生也不會忘記這個下午,他會讓他刻骨銘心的記得。
 

「咿呀、哈啊!」Kadaj已經完全在情慾之海浬滅頂,腦袋一片空白的他只希望從肌膚底層燃燒起來的熱度能下降,但肉體上越是舒服,那種背叛了愛人的感覺就越像是綿密的針雨一樣扎的他無路可逃,可在這種雙重矛盾下只是更讓身體越發敏感,羞愧的淚水落在白皙的身子上,蒸出了一片粉嫩的膚色。

男人做愛方式完全迥異於Cloud,霸道的像是要將對方揉進自己成為一體一樣,不斷不斷的頂到深處,逼迫對方完全接受他,沒有一絲轉圜餘地。

啪啪啪規律的聲響混著瀰漫在空氣中的血味更顯淫靡,原本就累積許久的高潮終於宣洩而出,Kadaj眼前只覺得閃過很多道白光,因為被積壓了甚久,所以射出來時的快感更是前所未有,少年整個身子因過強的快感而一顫一顫的,白濁的液體濺到他的小臉,看上去更添色情的美。

少年高潮時的迷人表情完全收在男人眼底,對方律動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他只是露出一個絕美的笑容道:「好好用你的身體記住我吧。」
 

「不、不……啊啊!」感覺埋在自己體內的凶器完全沒有疲軟的跡象,Kadaj恐懼的搖頭,卻悲哀的發現自己在男人的撞擊下,已經軟下去的分身又漸漸挺了起來,從前端泌出滴滴的蜜珠,像是在嘲諷他的身子是多麼熱烈的歡迎男人的侵犯。

明明就已經發洩過一次,為何身體的熱度卻沒有下降多少?
 

少年還在恍神呢,下一秒Sephiroth就頂到他的敏感點,就見少年貓眼一睜,整個人像被電著了一樣弓起身子,發麻的感覺從交合處一路竄升到頭頂,Sephiroth自然沒錯過少年過於激烈的反應,就見他絕美的嘴唇往上一勾,狠狠的再往那一點挺進,這次少年劇烈的哭喊起來,鼻音間帶著濃濃的情慾味,聽上去不大像是拒絕,反而像是發情的貓兒在求歡一樣。

「啊啊啊──!不要、那邊、嗯啊!啊啊!」男人彷如攻城掠地一樣直搗要塞,不斷的將凶器往後抽出,直到快要抽離少年小穴的時候,再一口氣勢如破竹頂進深處,每一次都像計算過後的頂到那要命的一點。
 

少年的呼吸變的紊亂且短促,他想要攀住男人的肩、更想要推開男人逃離這一切,無奈他的手被釘住,他每一次用力雙掌就會傳來撕裂的痛楚,更別提他的雙腿是完全被男人有力的臂膀夾住,除了被迫打得更開以外連半點掙扎都做不到。
 

「思念體,你真是會讓人發狂。」男人也並不是完全遊刃有餘的,從他變的粗啞的嗓音、有些急促的換氣、以及開始出汗的身軀就可以發覺並不是只有少年一個人在這場性愛中亂了套,Sephiroth又愛又恨的凝視著在他身下哭叫求饒的少年,他忽然覺得這個思念體並沒有因為Reunion而消失,是件不錯的事。

「唔唔唔──!」在少年感覺已經負荷不了過激的快感之時,男人突然霸道的又吻住了他,吞下了少年因為高潮而發不出的嬌吟,少年也嚥下了男人終於解放時的悶哼。
 

少年的體液濺到彼此身上的同時,男人的熱流就像是洪水一樣注入少年的後庭,逼得對方又在高潮之餘達到了另一個小小的快感頂峰,已經疲軟的分身頂端悄悄的流了幾滴淚珠。
 

Kadaj精疲力竭的喘著氣,Sephiroth抬起少年的下顎,在退出少年身軀之際時緩緩在對方額頭落下一個吻,動作輕柔的讓少年微微蹙起了眉,卻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去問男人又打著什麼鬼算盤。

 

「那,我們就來看看Cloud回家時會怎麼作吧。」

 

……少年絕望的閉起雙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