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34344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天之痕】雙鳳飛 (拓X仇) 第一章 (有H)

 

第一章

「啊……嗚、啊啊!」黃色的帷幕後面傳出一陣呻吟,那聲音不大不小,聽上去似乎在忍受什麼酷刑一樣,痛苦中卻又帶著甜膩的味道,瀰漫在古色古香的房內,久了會讓人有種臉紅心跳的感覺。

兩道糾纏的人影就在帷幕後面若影若現,不用走太近也可以知道這兩個人緊緊的交合在一起,但這裡可是太師府,是那個近二十幾年來從不近女色的宇文太師所居之所,會發出這種類似青樓才聽的見的聲音,不免又會讓人懷疑是不是走錯了地方。

但淚流滿面的陳靖仇知道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這連日來對自己做了些什麼,就像現在一樣,不顧他的男性自尊,打開他的雙腿,狠狠的要了他一次又一次,他覺得自己的嗓子都叫到快啞了,意識都快漂離自己,對方卻還不肯放過自己。

「啊啊、啊!不要、放了我!啊啊!」陳靖仇在褐髮男人再一次挺進觸碰到他最敏感的那點時這般哭求道,他的身子被男人燃起種種火點,每當夜晚的這個時候,他的身子就會像墮入地獄般那樣焚燒起來,熱得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從每一吋肌膚底下燃燒起來,然後這男人就會準時的推房而入,趁人之危。

壓在靖仇身上的男人只是眨了眨他那顏色雙異的的眼眸,一語不發的再度扣住底下人的蠻腰,讓兩人的接合更為緊密,另一隻手則是愛撫著對方青澀的下身,讓底下的人兒吐出不知是求歡還是求饒的聲音。

「啊啊──不……不不!咿啊啊!!」陳靖仇感覺快感一層層從交合以及男人愛撫的地方傳上,他不想高潮,他不要在這男人的手中達到高潮!只可惜身體比他的心還要誠實的迎合男人的插入,每一次在宇文拓往後抽出時,被外翻的粉紅嫩肉就依依不捨的想挽留對方一樣,直到下一次更深的挺入去滿足。

這樣半強迫的性愛,已經在這幾天發生了不知幾次,靖仇緊握著褥,把自己的頭埋在那裡面不讓聲音繼續外洩,渾然不覺他的指尖已經因為用力抓著坐墊而發白。

「不要再進來了,拜託你……啊啊、哈啊!」即使想要逃離這一切,陳靖仇卻也在這幾天發作的時刻明白能夠幫他的人只有這男人了,可是這種幫忙的方式實在讓他羞恥的無以見人,就算男人沒有第一次來的粗暴,每次都會十分溫柔的對待他,可是他卻一點也不能從這一次次的性愛中獲得幸福的感覺。

只有身體得到滿足之後,在熱度退卻以後,不知該拿什麼顏面重新面對夥伴們。
因為宇文太師,正是造成這一切的元兇,這要讓他怎麼感激他?

可是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埋在褥裡感覺有些呼吸困難的靖仇恍神的這樣想到,一陣白光從眼前閃過,他繃緊了身子,將高潮時的哭叫聲全悶在坐墊裡。

而在高潮過後,一陣熟悉的疲憊感襲捲而上,靖仇不反抗的讓自己躺入夢神的懷抱,讓自己暫時逃離這讓自己不知如何是好的地方吧。

看著對方睡去的宇文拓只是靜靜抽出自己的分身,完全沒在這場性愛中吭聲的他慢慢皺起了眉,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得快點找出為什麼每日到了酉時少年都會發作?

像是……中了媚藥導致身體熱度不降,宇文拓在宮裡待了這麼多年,自然也知道媚藥的存在媚藥,有些媚藥不管它是無所謂;有些則是不在一定的時辰內交合,會對被下藥者的身體產生很大的傷害。

他曾經看過少年從發熱到抽搐的模樣,那時他就明白,少年所中的媚藥屬於後者。
而且還更麻煩,他從沒見過這種會定時發作的媚藥,宇文拓不知到底是誰下的藥,只是他知道現在比起追究兇手,更重要的是快點找出解藥。

宇文拓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他看著這臉上還掛著淚珠的孩子,有種莫名的罪惡和糾葛擾亂著他,會演變成現下這種局面,得從五天前開始說起。


五天前,不,更確切說起來再第二次東萊那次萬靈血之際,他在得知麾下年輕有為的楊碩將軍明明成功的將萬靈血交給韓騰老將軍卻沒有歸來時,他便知道出事了。

有不明的人士在阻撓他收集萬靈血,甚至連那神農鼎也不知去向,如此諾大的神鼎竟然有辦法藏到他不知情的地步,對手不可小覷,也因此他決定親自走長沙一遭,赤貫妖星限刻將至,不容再有任何疏失。

可沒想到在長沙會晤的時候,對手竟然是年紀輕輕的一群年輕男女,尤其是為首的少年甚至未及弱冠之年,而當那在一旁的老者喊出要他逃命的時候,他頭一個念頭竟然不是訝異於陳國竟然還有殘存者,而是原來眼前這清秀的孩子名叫靖仇。

靖仇──靖北虜,復國仇嗎?曾幾何時他都快忘了十六年前有批部隊號稱要滅隋復國,只因為他覺得眼前赤貫妖星的事情若不解決,誰爭著要中原都是惘然。

群魔亂舞,天色與地平線都被染成了紅色,這就是他預見的未來。

宇文拓看著眼前對自己怒目相視的一群人,除卻那個連名字都帶著國仇家恨的少年,他還認出那個曾妄想刺殺皇上的女子,從她眼角的繪飾及服裝不難看出是遊牧民族的女子,無怪當時敢仗著一點武藝就膽大到在太歲爺上動土,就勇氣這點難能可貴,反觀他們一朝的文武百官個個阿諛奉承,沒幾個真敢說出真心話的。


但……如今罪孽滿身的自己又有什麼立場可以指責他們呢?


宇文拓睜開那雙藍金雙瞳,撫摸著自己腰間的軒轅劍,開口說道:「本座也不欺你們年幼,今以單手迎戰你們三人,若能讓本座動用雙手,就算本座輸了。」


打從開始蒐集萬靈血的那刻起、他跟皇上起奏興建通天塔開始,就註定這條路沒有回頭的機會。

承擔大事者,要以大局為念,不懼背負惡名,以力拯更多之人。

師父,你臨終前特地告訴徒兒這件事,在天上的你若有知,是否是唯一會原諒徒兒的人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