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34344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APH】百年孤寂 (英法) 章之二

那一瞬間,他甚至以為幸運的瞥見了如獨角獸一般美麗的生物,在草皮上裸著腳踝旋轉舞動的他就像是妖精一樣,美得叫人說不出一個字來。


亞瑟常在想,只有太陽燦爛的光芒才合襯法蘭西斯那頭閃耀的金髮,一身粉色的洋裝襯著白皙的腳踝在綠地上不斷的旋轉著,像是下一秒就要縱身投入藍天白雲的懷抱,消失在那片綠茵之上──


他不要──!這樣的念頭閃過腦際時,腳已經先於自己的腦袋先行,他衝過去抱住那個金髮美人,他從未有動手抓過任何一隻妖精,僅是他認為妖精是屬於大自然的;


唯獨這個人,不論他是妖還是人,他都本能地不願放手,深怕一眨眼那份美便會消失。



乍見在草坡上跳著舞的法蘭西斯,就像一把箭筆直的射入他的心臟,美得他的肋骨都為之發痛、他的心痛到在為之顫慄,為了這份撞進胸口的熾熱悸動



他找到了、他看見了,『美』這個字的靈肉,即是法蘭西斯,他的舉手投足無一不美、無一不是體現著藝術、氣質以及嫵媚的恰到好處。


好可怕的歐羅巴初戀,連他都栽在他的手上過,不對,不僅僅是曾經而已,只是撕爛亞瑟的嘴他也不會承認,法蘭西斯之於他,就像他憑依而生的海水一樣,對他很重要,可是卻不能喝,越飲只是發現越饑渴,不夠,遠遠不夠,僅僅因為認知到那美人不是他一人能獨佔的時候,越令人焦躁的心煩。


那時的他太過天真以為只要牢牢抓緊就不會失去對方,兩人的初遇,法蘭西斯因他的莽撞而扭傷了腳踝,很是自責的他卻又暗自鬆了一口氣,傻傻的想著傷了腳的法蘭西斯就逃不走了吧。


那時的他毛頭小子一個,根本不明白該逃走的、逃不走的永遠不會是美到不可方物的法蘭西斯,而是他自己。


打從初見面開始他就已經落入了用美麗絲線編織成的大網,法蘭西斯的美就像注入他喉管的毒液,慢慢麻痺他的大腦,只能像瘋了一樣不斷追逐著對方,不斷被絲線纏了一圈又一圈,每一條勒痕淨是對法蘭西斯的執著、每一條加諸在對方身上的傷口都是抵死不肯放手的證明,這究竟是誰捕獲了誰、誰又是該逃卻逃不走的困獸?


當時的他們都太過年輕,太過美好的年輕了,他還記得法蘭西斯胸口的熱度燒灼了自己的後背,他的髮香隨著西風飄過鼻尖、他的大腿環在他的腰上


亞瑟已經記不太得自己是怎麼撐到海邊的,腦袋一片空白的他有種快被名為法蘭西斯的艷陽曬乾蒸發的錯覺、自此以後歷史上不會出現大不列顛的日不落傳說。


癱坐在海邊的他以為浩劫已經結束,卻看見坐在水中的法蘭西斯,水滴順著他的金髮一路沿著白皙的頸子流入洋裝領口,濕透的粉色洋裝緊貼著他單薄的身軀,陽光的照耀格外襯出他白嫩的肌膚,以及那兩片紅得過火的雙唇。


明明跟自己有著相同的身體構造,卻為何讓他有種口乾舌燥的焦躁不耐感,毛頭小子一個的他還不懂,那就叫情慾;他只知道藍眼主人的唇有些冰冷、有些青草的芳香,軟軟的、柔柔的像是初生雛鳥的絨毛。


握著法蘭西斯肩臂的手有些用力,他聽得見自己加速的心跳聲,甚至一度以為心臟會從他乾渴的舌尖跳出來,一個輕吻、兩個輕吻,像是小雞啄米般那麼小心翼翼。


他不該這麼做的。亞瑟每次回想起來都要揉臉一次,他怎知道他的對手已經是箇中高手?只聽對方輕笑一聲,將自己的後腦壓近他的,兩人的舌頭這才碰上了面,他的臉卻已經像煮沸的水炸了開來,像隻生澀笨拙的菜鳥一樣。


幸好當時那雙比海水還湛藍的眼是緊閉的,否則這種糗事大概會被他拿來多笑個幾年,他不保證自己能按耐得住揍他一頓的衝動。


青澀的初吻,是一片草地和汪洋的交織,他感覺肺葉充滿了青草的芬芳以及海水的鹹味,一種陌生的情愫快將心臟給脹破、撞得他的肋骨隱隱作痛,是種甘美的、屬於初戀的疼痛。


那時的他們是那樣的年輕、那樣過於美好的純粹,都不明白往後加諸在對方身上地會是怎樣殘酷的傷口,可再怎麼樣傷痕累累,那個純淨的、湛藍的九月天都沒辦法從心頭上磨滅,也無從磨滅得起。


那是僅僅屬於他們的青春、他們的初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