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騎士】死騎風暴 (雷格) 第二章

雷瑟明白方才綠葉眼中閃過的那抹警戒是怎麼回事,知道他跟太陽感情不錯的大概只有很會做甜點的寒冰,而知道太陽會抹著一層嚇人的麵糊保養皮膚的人,大概只有他了吧。 看著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的太陽,雷瑟從懷中拿出那個方才沒在廁所解決掉的小布袋,看著格里西亞歡呼一聲從他手中接過藍莓點心,開心的咬了起來,他一邊無奈的想這樣真的不會吃到面膜,一邊又暗自慶幸太陽看上去精神很好,沒有哪裡缺手缺腳。 基本上太陽騎士劍術之爛大家有目共睹,可是聖光系的魔法之強以及自癒能力之快又跟某種黑色在地上竄爬的觸鬚生物很像,只不過這話不能當著對方的面說就是了 雖然他不會拿麵糊往他臉上砸──因為審判騎士不需要美白; 他也不會拿正在咬的甜點往他臉上丟──不然給寒冰知道了保證他接下來三個月的甜點都會『不小心』忘記算入太陽騎士的份。 但是太陽很可能會微笑地用光明神的仁慈拒絕他,這點他可會承受不起,每天要扮演壞人已經非常累,如果唯一的避風港都要拒他於千里之外,雷瑟不保證自己會不會也會成為下一個死亡騎士。 「對了,審判……唔。」將最後一塊藍莓甜點吞下去的太陽覺得還不夠的舔了舔手指,正想開口跟審判討新的甜點,才仰頭就發現自己的唇被堵住. 討厭甜食的審判騎士長正在輕吻他的唇,吻去他嘴角的餅乾屑,不要命的深入探究,太陽雖然不明就以,可還是乖巧的微微張嘴讓雷瑟吻,一邊很煞風景的想是不是他餓了,所以才要連最討厭的甜食都不放過呢? 對方的嘴裡全部都是藍莓砂糖味,雷瑟雖然只是微微皺了眉,可沒有意思馬上結束這個甜味塞滿肺腑的接吻,雷瑟輕扣著對方的肩膀,感覺格里西亞有些呼吸不穩,感覺對方的面膜因些微的掙扎抹了一些在他的下巴,他微微一笑放開對方,那顆太陽已經像是半熟的蛋黃一樣,雷瑟還十分體貼的將面膜抹回對方的下顎,以免他又跟他抗議薪水被他吃走,又要敲詐他云云之類。 可雖然沒有這樣,太陽還是一天到晚敲詐他,他也由著他去,要是給人知道大陸兩大象徵光明神的仁慈與嚴厲的死對頭是這樣交流的,可就不是信‧仰‧崩‧壞四個字能夠解決的。 可雷瑟心中的信仰,他卻很明白就是太陽,就只能是格里西亞。 只有他明白自己內心背負的苦痛,也只有自己明白太陽的這副表裡不一的樣子,在還沒遇到那個人以前,他都以為是這個樣子,以為只有他知道太陽這付惹人憐愛的德性。 他其實有些動情了,可是聽說太陽才被死亡騎士砍到血噴濺了三條街,顧慮對方身體的雷瑟只好按耐住,嘆了一口氣順著太陽垂在耳側的髮條撫摸著道:「教皇不想看到調查成果,你調查完以後只要告訴我就好。」 他雖然不在現場,但也知道從死亡騎士嘴巴脫口而出對太陽騎士的執念,這件事或是這隻死亡騎士如果不趕快處理,會嚴重威脅到太陽騎士的聲望,以至於打擊對光明神的虔誠,這可不是教皇樂見的發展,也不是他所樂見的。 他願意為了太陽再偷偷解決掉一隻死亡騎士,太陽只要永遠站在光明的那一面微笑的接受萬人崇敬就好,至於審判騎士注定只能永遠站在陰影之下、血汙之內也無所謂,只要太陽永遠散發著溫暖的熱度,只要他一切平安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