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世足衍生】O Fortuna (英法短篇)

他在足球場上奔跑著,揮灑著汗水,觀眾的加油聲,耳邊呼嘯的是另一隊的咒罵聲,僅是因為他才剛從英國球隊那邊用胸口擋下這顆球,他努力地往前奔跑著,像匹脫韁的野馬在草原上馳騁著,帥氣地閃過幾個想阻擋他的人,近了、就快靠近了,這一球如果進了就可以報復他去年被亞瑟刷下來之後,還被壓在床上做到三天起不了床的雪恨。

 
 
他可以想像亞瑟皺眉揉臉的狼狽模樣,他可以想見NIKE之後會找他代言取代亞瑟那副肉雞的圖像,他甚至可以聽見英格蘭股票崩盤的聲音,這是多麼美妙的聲音,法蘭西斯愉快的這麼想。

 
 
金燦的髮在照明燈下是如此璀璨,他的身型是那麼活躍,他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就算汗水流入了眼也不妨礙他繼續向前奔馳,反而使那汪海藍看上去更加迷人炫目。


 
 
亞瑟在後頭追趕著。
 


 
他剛剛要把球射給同隊的七號夥伴,沒想到卻被同樣穿著七號隊服的法蘭西斯給攔截了下來,他甚至錯愕的有一陣子是愣在原地的,他聽得見本來興奮不已的觀眾倒回座位上咒罵的聲音,他甚至看得見坐在電視機前面的同胞們揉臉搖頭的模樣,如果英格蘭就因為這一球輸在這,他一定會被足球隊開除。
 


 
失業的他肯定會憤怒的拿起酒瓶扔碎家裡那面連身鏡;他替NIKE代言的廣告一定會被憤怒的群眾撕下來焚燒;甚至崇拜他的青少年會將貼在家裡有關他的海報統統撕下來、連當壁紙的資格都沒有。


 
他甚至只能懊悔的在足球場上當個推線小弟,壓低帽沿黯然的想著如果當初他有努力嘗試過阻擋下這球,情況一定會不一樣;


然後等到他四十幾歲有鮪魚肚的時候,只能落魄的龜在難民組合屋裡面吃著簡陋的鮪魚三明治,推開門外一看就見到法蘭西斯脫光上身,右手塗滿藍色、左手塗滿紅色,以他白皙的身軀置中,囂張的展現法蘭西共和國的旗幟。

 
 
DAMN IT!這怎麼可以!



恍若夢醒走過一場悲慘人生的亞瑟卯起來追著那抹金髮人影,他好大的膽子敢截自己的球!他就像將性命豁出去一樣那樣追趕,他感覺屏息抓住大不列顛國旗的觀眾們的目光就像掃射下來的槍林彈雨,他耳邊甚至響著Carmina Burana》的《O Fortuna》。


他看見法蘭西斯又閃過他同伴的截擊,繼續向前跑,風在他耳邊呼嘯著,金燦的髮好像離他越來越遠,噢,命運女神,請妳不要這樣對我,亞瑟這樣無聲的喊著,沒命地繼續往前跑,汗水濕了他的球服,他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在他越來越靠近穿著藍色球服的他時,也靠近了白色的球網,他看見裁判緊扣著吹哨非常激動的拉著旗幟,那是決定命運的一瞬間。



 
Destiny                                     Fate
                    Fatalite
 



一切都好像停止了一樣,就在他壓低身子伸腿絆倒法蘭西斯的時候。
 
嗶──他聽見裁判尖銳的吹哨聲。
砰──他看見法蘭西斯狼狽的摔到地上。


 
可那都無所謂,他成功在球門前截了對方的球,吃屎去吧法國人!他得意的站起來張開雙臂接受站起來替他鼓掌的同胞們,明天的股票一定可以破一萬三千點,他甚至可以給持劍在他肩膀上輕拍的女王來個熱情的擁抱,每個新生嬰兒的手腕上都會綁著他的名字,紀念著這一刻。


 
「亞瑟你這流氓!犯規!」跌得可不輕的法蘭西斯皺眉拉著對方的領口叫囂著,他就只差那一兩步就可以射門得分,王八蛋!感覺著地的後背一陣火辣的燒燙,他的後腦勺甚至還黏了幾根草皮和泥屑,雖然說運動就是不怕髒不怕流汗不怕受傷,可是不包括犯規吧!該死的海賊,過了幾千年還是不改這種流氓地痞個性!


 
法蘭西斯怒目瞪視那一臉無所謂只差沒有當場做鬼臉給他看的爛人,卻在下一秒反被抓住領口被熱吻,那吻是多麼熱切又多麼挑釁,啃咬著他的唇力道又是那麼粗暴,就像方才毫不留情伸腳絆他一樣。
亞瑟吻完之後還伸手掐了掐他的臀部,在他的耳邊輕道:「洗乾淨你的屁眼在床上等我吧,Loser。」
 
Putain!


 



 
 
附註:
1。Putain是法語的髒話,相當於美國人的Shit,中國人的媽的。
2。Fatalite是法語的命運
3。英國人真的太流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