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騎士】死騎風暴 (雷格) 第六章 H慎

「別緊張。」雷瑟在對方耳側耳鬢廝磨溫柔的低語,另一隻手開始捋弄著那微微抬頭的分身,大拇指在頂端搓弄的同時另一隻手的食指也漸漸沒入那溫暖的小穴,用那隻手的掌去托撫垂落在玉莖底端的囊袋。

 

他滿意的聽見格里西亞氣息漸漸不穩的喊著他的名,那是充滿情慾的沙啞,說,「吻我。」




雷瑟從命的低下頭叼住那殷紅的唇,兩人用唇舌交換光明神的嚴厲和仁慈,可真正躁進的人是被壓在底下的那一位,在感覺到自己的小穴含入雷瑟的第二跟手指時,太陽忍不住嚶嚀了一聲主動含住雷瑟的舌,白皙的肌膚漸漸塗抹上一層慾望的胭脂,粉嫩的就像春天的櫻花開了一般、那樣的美。




「啊……雷瑟……」太陽常常覺得能夠融化他的人,只有那個總是被大家以為背對著光明的人,他的熱度遠遠比總是面對陽光的自己還要熾熱,理由無他,因為能夠在黑暗中堅持走下去的人,才會遠比誰都還來得堅強。

 


「格里西亞,不要再讓我擔心了。」雷瑟像在嘆息一樣,更像是在求著對方,明明壓在對方身上的人是他,即將進入對方的也是他,可他的姿態卻比誰都還來得謙卑無奈。

 

太陽在笑,笑得是那麼可愛又帶著些微的喘息,他舔著雷瑟伸進口腔的手指,柔嫩的紅舌就像朝他吐信的蛇一樣,伊甸園的禁果他早就偷嚐過太多次,只因這名為太陽的毒素實在讓他無法自拔地淪陷下去。

 

太陽的身體後庭不再激烈抗拒他的指節,夾住他腰間的腿因為指尖碰觸到那敏感的突起時而忍不住顫抖著,雷瑟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明白太陽的身軀正一吋一吋為自己綻放開來,那垂淚的馬眼忍不住射出歡愉的白蜜,太陽勾住他的引頸啊的一聲,就像殉道者一樣那般虔誠的閉上雙眼,耽溺在雷瑟審判帶給他的歡暢。

 

這是只有他才能看到的,這麼迷人的、情慾的格里西亞,只屬於他的太陽──他很為此感到滿足。

 

「哈啊……哈啊……雷瑟,可以了……」吃下三根指頭的小穴已經不滿足於這樣的愛撫,太陽甚至無意識的晃起自己的腰部,語言上、行動上再再散發著最令人無法抗拒的誘惑。

 

雷瑟覺得自己快被融化似的出了滿額的汗,他的胯下已經腫脹的不可思議,比平常還要鼓動焦躁,想要快點進入對方,確認他的體溫、他的脈動、他因撞擊而驚呼的嬌吟,那是最原始野蠻的掠奪感。

 

突然這一瞬間,雷瑟才發現他是多麼恐懼失去太陽。

 

他埋入對方體內的勁道卻還是拿捏得準,怕傷了他最心愛的人,哪怕此時的他更有種想要狠狠撞擊對方,確認對方還好好的活在自己的臂彎。

 

火熱的皺褶一吋吋咬入他的象徵,久違略高的體溫讓他舒暢地嘆了一口氣,彎下腰來細吻有些緊繃的太陽,太陽努力喘氣的同時伸手摸了摸他的頰,稍微扭了一下腰使雷瑟進入更順利,在吟哦失去理智前,他抵在雷瑟的唇瓣上輕輕喃了一句:

 

「噢,雷瑟,我在這裡。」

 


Here I a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