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仁醫 ] 甜食 (龍X仁)

 

反倒是對方接連兩次主動來追自己,詢問他的名字,卻在還沒問到的時候又風風火火跑了,怎麼看怎麼有趣阿。

 

龍馬將手插在衣袖裡面,今天也是個好天氣,那家很有名的甜點店生意還是那麼好,好久沒看到南先生了,不知道他最近可好?

 

一想到那個很奇特的男人,龍馬的腳步不自覺往橘家走,真走到人家門口時才想起醫生早就搬離了橘家,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哪……真是不像他的作風。大概被野風落在自己肩上的淚震撼到了,那樣有個性的花魁竟然甘願變先生肩上的雪花。先生大概都沒有想過情情愛愛之類的,也難怪咲小姐會那樣辛苦。

 

不過先生也不是完全沒有反應,龍馬一想到只要牽著先生的手或是臉靠得太近,先生都會露出有些困擾的模樣,讓人怎樣都想繼續捉弄他……這樣說起來,他好像沒有牽過先生以外的男人的手,嘛,別的男人什麼的光想就噁阿,可不知道為何牽著先生的手就一點也不彆扭,牽久就習慣了,總是會拽著先生去他想去的地方。

 

先生總是讓人很擔心呢,感覺不大像屬於這個時代、這個地方的人。隨時都想消失一樣,這讓龍馬皺了皺眉,之前青黴素引發的一連串事件,先生二話不說就擔下莫須有的罪名,總是那樣無慾無求,說實在真的讓人很擔心。

 

在這邊像個女人多想也沒用,還是去看一趟好了。龍馬一打定主意就往醬油舖走,重新經過大吉屋的時候被努力叫賣的小茜給攔了下來,她的臉經過先生的妙手恢復得很好。

 

龍馬以為她又要說沒吃過這個就算不上江戶人之類的推銷話,沒想到她只是急躁的叫自己等等,將手上的托盤交給喜市,接著走進去拿出一包花林糖,這讓龍馬摸不著頭緒,小茜將糖塞到他手上時,他還誇張的連嘴都張得大大的。連忙說:「小茜小姐,我一直不知道妳對我……

 

小茜翻了個白眼打斷龍馬的自我感覺良好:「坂本大人,這個請您務必交給南先生,有勞您了。」

 

「不早說。」龍馬無趣的拿了條花林糖往嘴裡塞,好甜。先生會喜歡吃這樣的甜食嗎?不知道會露出怎樣的表情呢?

 

他邊走邊吃邊想,一點也不去管身後小茜的提醒:「您別自己把它全部吃光啊。」

 

不過說起來,先生是個很有魅力的人呢。明明擁有那樣精湛的醫術,卻一點也不引以為傲,大概就是這樣所以吸引很多想要幫助先生的人吧,他就是其中之一。

 

不過……真的只是這樣而已嗎?不知不覺走到醬油舖的龍馬驚覺手上的花林糖被自己吃掉了不少,覺得先生應該不會介意的他抓了抓後腦,大搖大擺正想走進去時門拉開了。

 

「龍馬桑,怎麼了?」他一直惦記著的人正微笑的站在他面前,龍馬不禁吞了吞口水,心想今天天氣好像有點熱,悶得他胸口有些不舒服阿……

 

「這個,是大吉屋的姑娘要我交給你的。大概是為了答先生你救了她的臉。」龍馬一點也不害臊的將那包瘦了不少的花林糖遞給南先生,先生好像又瘦了一點,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阿,真是愛令人操心的傢伙。

 

「麻煩你走一趟真是不好意思,龍馬桑要不要吃一些?」

 

龍馬嘿嘿笑了兩聲:「我吃了不少,先生你就自己吃吧。」

 

「是這樣嗎?那我就不客氣了。」南先生靦腆一笑,拿起一根花林糖往嘴裡塞,唔。好甜,真的很好吃。甜得他笑彎了一雙眼,並沒有注意到身旁的龍馬有些看呆了。

 

阿阿,他知道了。用力拍了兩下胸口好讓呼吸順暢的龍馬終於懂了,為什麼沒有什麼要緊的事卻還是想看見先生,為什麼總是惦記著這個人、擔心得要命,深怕他會消失,為什麼會覺得跟他在大街上牽手也無所謂,為什麼總是想要靠近他。

 

「龍馬桑,你身體不舒服嗎?」注意到龍馬這麼用力的捶胸口,又一下臉紅了起來,南先生趕忙吞下花林糖追問,是不是天氣太熱,中暑了?

 

「先生。過來一下。」龍馬轉頭觀望四周正巧都無人,接著咧嘴一笑,墊腳伸手扯住毫無防備的先生,仰頭就親了上去。

 

咦?

 

「感謝招待,先生。」龍馬舔了舔嘴,果然還是先生嘴裡的花林糖最甜,還沒等對方反應過來,他就藉口要去找勝先生,風風火火的跑走了,留下還愣在原地反應不過來的先生。

 

「龍、龍馬桑!」等被吻的那個人終於反應過來時,肇事者早就逃逸無蹤了。

 

那天,小茜說龍馬大人哼著小曲碰碰跳跳的走過去了。

那天,勝先生說龍馬君,你的笑容看上去比平常更傻了。

那天,山田先生、佐分先生一直問南先生說,是不是中暑了,臉怎麼那麼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