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348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APH】一起為非作歹吧 (英法) 第一章

 
至於他是很想拜見這座城堡的主人,聽說這座城堡的繼承者是個徹頭徹尾的敗家子,在停靠這個港口時就很不幸的得知此消息,所以要趕快趁他連城堡都敗光時將能帶走的都帶走。
 
他是個擬定計畫後就會迅速執行的人,畢竟海盜被抓到可是會被吊死的,每一次出擊前都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他一步步踏上城堡的階梯,他早就吩咐過水手點火,所以他其實沒有很多時間在這邊尋找那個敗家子,狼煙升起,還剩多少時間呢,他噙著笑意就像獵人一樣悠閒的尋找獵物。
 
然後他的笑容僵在嘴邊,因為他在尋找的那個人,悠閒的順著階梯往下走,一臉現在燒的不是自己家一樣,湛藍的眼珠竟然在跟他對上時,還滿是笑意。
 
 
下一秒他竟然將一把長獵槍對準自己,笑著說:「歡迎光臨,海盜大人。」
 
金色的頭髮在狼煙裡飄動著,一身比女人還白皙的皮膚襯得外衫的水藍更加豔麗,但卻怎樣也比不上那雙眼,那雙只有大海才能媲美的湛藍,亞瑟吞了口口水,他以往幹過最美豔的妓女此時都成了在泥漿打滾的豬,如果美能超越性別,此時站在他眼前的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感覺強烈的欲望從心頭燒起,就跟他的紅色披風一樣,在熊熊燃燒的火焰裡捲動著,他從來沒有想過有除了金銀財寶、打仗以外讓他升起如此高的興致。
 
 
一個人眼底有沒有殺意他怎麼會看不出來?
 
他微微一笑,右手一揮,紅色如火的斗篷便揚風而起,迅雷不及掩耳抽出腰間的手槍對準他的眉心:「亞瑟.柯克蘭,有這榮幸邀您到船上共進一餐嗎?」

 
藍眼的主人眨也不眨的瞧著眼前的男人,他戴著一頂紅色的帽子,繫在帽子旁的絲絨隨著
風飄逸,披著火紅色的披風襯著白色襯衫看上去更加挺拔。
 
說實話他是他看過最帥的海盜,這點沒辦法否認,尤其是那雙碧綠色的眼珠閃爍著自信,
不,是睥睨一切的自傲,他就連面對毛瑟槍的槍口依舊面不改色,似乎很篤定如果開槍的
話,他的子彈一定會飛得比自己快,貫穿他的眉心。
 
他很久沒有遇到像樣的對手了,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他將被火風吹亂的頭髮撥到耳後,戴
著白手套的手將閃著銀光的毛瑟槍放下,露出迷人的微笑,伸出掌心朝下的左手:「人質
,法蘭西斯.博納富瓦,在此為你服務。」
 
噢,這有趣。亞瑟不自主的吹了聲口哨,法蘭西斯的反應、不,是這整個人完全超出亞瑟
的預期,他原本以為對方是頭腦滿腸肥的豬,會像以往的貴族醜態百出嚷嚷著:「別殺我
、別殺我!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最後他會一槍送他上西天,因為他令他出擊卻收穫甚少,該死。
 
但他完全打亂了他的計畫,站在那裡的人美得讓亞瑟第一次相信有海妖的存在,他沒有瑟
縮的發抖,也不難堪的求饒,而是以王者之姿伸出手背,就像舞會上接受他的邀舞那般自
然。他從未見過面臨海盜還如此鎮定的貴族,更別提將唯一防身的武器卸下掛在右肩上。
 
 
好一個氣焰囂張的人質。
 
 
亞瑟正要伸過手去將對方扯過來時,法蘭西斯突然吹了個口哨,像是在亞瑟身後看到很了
不得的東西,「欸,海盜大人,跟您披風顏色很搭的火勢燒過來了,有沒有什麼好對策阿
?」
 
亞瑟也感受到從背後燒過來的熱度,就跟法蘭西斯撞在他胸口上時一樣灼熱,對方笑覷著
他,似乎一點也不感到緊張,從那雙眼睛就可以得知他很信任自己會帶他逃脫,這讓亞瑟
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意,他的綠眼珠微瞇起來,裡面閃動著狩獵者的光芒:「嗯?那我們就
一起跳下去吧。」
 
法蘭西斯還沒從對方的回答回過神來,下一秒他就被亞瑟摟著,直接從不久前被炸出一個
小洞的斷垣跳了出去。從墜落下去到腦袋撞擊到一堆稻草上時,法蘭西斯下意識將毛瑟槍
護在懷裡,然後那個才跟自己槍口互指的傢伙,護著他。
 
 
他早就算好船員也搶得差不多了,當他舉起手槍時,就是暗示要撤退,要有一個水手負責
推著稻草過來接他,當然現在情況有變多了一個人,不過不影響他們安全降落。
 
只是從這裡才是分勝負的開始,亞瑟將稻草隨便拍了乾淨,拉著法蘭西斯的手,說:「你
跑不動的話我可以抱你喔。」
 
法蘭西斯嗤的一聲,反拉著亞瑟的手往前跑,回首笑道:「如果不幸被抓,我會告訴行刑
官把繞在你脖子上的繩結打緊一點。」
 
那頭金髮折射著陽光,亞瑟竟覺得今天天氣好得刺眼,他沒幾步就追上那個驕傲的貴族,
他們兩就像在比誰跑得比較快一樣,直接從稻草推起身到港口,他兩的手一直都沒分開,
也沒有誰比較落後,街上的行人都合不攏嘴,他們大概沒看過一個貴族和一個海盜這麼快
樂的併肩一起奔跑,就算那個貴族是敗家子……
 
噢,上帝,他已經敗到只能跟海盜一起走的地步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