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一起為非作歹吧 (英法) 第三章


 
不用亞瑟多說,按照以前的慣例,五天之後沒有乖乖出現在甲板上的人,就註定要被放鴿子,那些水手們都像被關了已久的小狗一樣,在船終於下錨靠岸時,他們就像發了瘋一樣衝下船,身為船長的亞瑟也很想加入暢飲『殺死惡魔』的行列,那可是皇家港最受歡迎的蘭姆酒,不過在那之前他得先蒐集一些情報。
 
 
「嘿,這不是我們最帥的亞瑟嗎?」、「哈囉,親愛的你今天需要我為你服務嗎?」一路上走過去,有兩三個妓女認得亞瑟,親切的走過來跟他打招呼,當然誰都沒有錯過站在亞瑟身後同樣俊美的法蘭西斯,如果誰能夠做到這兩位帥哥的生意,就算不收錢也是賞心悅目的。
 
「美麗的女士們,見到你們是我下船以來最高興的一件事。」法蘭西斯對那些圍在他身邊咯咯輕笑的女士行了個禮,這讓那些妓女受寵若驚的笑得更開懷,這大概是她們這一輩子聽到最愉悅的話語吧。
 
「看來我們的船長收了個很會講話的水手呢。」幾個妓女繼續調笑著,幾個比較大膽的還貼在法蘭西斯身邊。
 
「是沒錯,恕我們先失陪了,還有要緊事做。」亞瑟以前還會花時間跟這些妓女聊個天,不過現在他覺得有些煩躁,尤其是看到法蘭西斯被那群女人摸幾把的時候。
 
「別擔心,船長。記得辦完事回來找我們。」其中一個妓女眨了眨她美麗的眼珠,「你會得到你想要的。」
 
亞瑟在繞過幾個小巷子之後進入一個磚砌的房子,這裡的房子都蓋得很擠很近,一不留意就會跟丟,他找到坐在最角落的一個人,他雖然坐在躺椅上,看起來閉著眼睛休息著,但是當亞瑟一靠近他的時候,他便馬上警覺的睜開眼睛,看到來者之後不禁低笑:「看看這是什麼風,咱們偉大的亞瑟船長又靠岸了。」
 
「情報者,這裡是十五先令。讓我知道最近皇家港附近吹了什麼風。」亞瑟並不廢話,大方的從口袋裡掏出錢扔給對方,通常買情報的基本價格是十先令,但亞瑟通常都會多給五先令,確保情報者吐出的東西會更正確。
 
「這種季節正是颶風的時節,說不准會有幾艘西班牙寶藏船迷失在航路上,你知道的,在暴風雨中跟護航的艦隊分散是最棒的下手對象。當然那些停靠在港口裡接受庇護的船隻也差不多該出航了,相信你不會想錯過的。」
 
亞瑟挑了挑眉:「這應該只值八先令吧,夥計。你乾脆跟我說哪邊有絕佳的樂手還比較實際點。」
「亞瑟、亞瑟,我的好伙伴。你就是這點難搞。」情報者聳了聳肩,他嘆了一口氣才壓低聲音道:「最近確實有人在號招組隊去攻打古巴附近的堡壘,你要的話可以去安妮酒吧打聽,他們的人都在那邊。」
 
「這還真是令人振奮的消息。你最好下次可以預知那些西班牙寶藏船什麼時候離開庇護港。」亞瑟笑了笑,他的綠眼珠卻閃爍著不滿,原因是這次的情報太少了,白白損失了十五先令的感覺很差,但又不能拿蘭姆酒的空瓶去敲情報者的頭,雖然他很想。
 
「如果我真的知道,我還坐在這裡做什麼呢?」情報者訕笑道,「不過有人說安東尼奧曾經在皇家港出沒過,不知道消息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的話,你最好跟上帝祈禱出航時別遇到他。」
 
「西班牙曾經光榮過,可以後的天下,是大英帝國的。」亞瑟不屑的一笑,轉身離開,紅色的大衣咻的一聲在空中劃過優雅的弧度。
 
「哇,不愧是船長。哥哥我都要被帥到腿軟了。」法蘭西斯在他們走遠了之後,忍不住這樣調侃。
亞瑟只是將他壓在牆上輕聲回道:「我等等還會做更多讓你腿軟的事,期待吧。」
 
「我記得外邊那些漂亮的女士會很高興替您服務的,亞瑟船、唔!」法蘭西斯還沒說完話,亞瑟便將嘴堵了上來,似乎要報復什麼一樣,霸道的一點空氣也不留給他,雖然失了先機,但法蘭西斯一樣不認輸的回吻著他,雖然腰有些軟了但還是倔強的逼自己站好。
 
亞瑟在唇分之際將長腿輕輕塞進對方的胯下磨蹭:「我也記得哪間店有在賣可愛的粉紅色洋裝。」
那間服裝店離港口有一段距離,走著走著的時候法蘭西斯聽到了鐘聲,雖然說酒館賭場人聲鼎沸,聽不大清楚,難道這裡也是有教堂的嗎?他這樣問亞瑟。
 
「噢,有啊,雖然在皇家港只有一兩間而已,不過看需求的人數來說綽綽有餘了。」亞瑟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直笑著:「上次有個牧師才剛從英格蘭那邊過來,抵達這裡沒兩天又回去了。」
「為什麼?」法蘭西斯十分訝異,雖然他本身是敗家子,不過該去教堂的時候一次也沒少。
 
「因為他說這裡不需要他,在這種聚集海盜、竊賊、妓女、殺人犯的地方。」亞瑟故作模樣的深吸了一口氣,搖頭說道:「啊啊,他不懂皇家港的美麗啊,就連空氣聞起來都是那麼糜爛。」
 
「我只覺得聞得到馬糞的味道而已。」法蘭西斯注意自己的腳步,不過說真的這裡的道路真的沒幾塊是石版,大多都是爛泥路,也不知道踩下去到底是糞還是泥,說歸說他倒很喜歡這裡,雖然已經夜晚了卻還是通宵達旦,人聲鼎沸,不像他的故鄉只要一到了夜晚就安靜的連星星在說話都聽得見,作息正常到讓人覺得無趣啊。
 
「你別跟我說你等等想去禱告吧?」亞瑟似乎猜到法蘭西斯的意圖,果然對方點了點頭,似乎一點也不為這種事情感到格格不入,亞瑟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嗯了一聲,他那雙燦爛的綠眼愉悅的瞇了起來,輕輕的說道:「也好,我就陪你去一趟吧。」
 
法蘭西斯是之後才知道當亞瑟露出這種表情時,肯定是不懷好意的。
 
兩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走到了亞瑟所謂的服裝店,這間店生意似乎還不錯,當他們要進去時還有兩位女士有說有笑的走出來,法蘭西斯忍不住往那兩位美女拋了拋媚眼,惹得她們驚笑的跑開。
 
「賽席爾,妳在嗎?」亞瑟就像大爺一樣跨入店裡,隨便看了看堆積的布料跟衣服,似乎一點也不想要自己挑選一樣,直呼負責人的名字。
 
「這不是亞瑟船長嗎?」一個皮膚黝黑眼睛卻明亮的女子咚咚的跑了出來,她的手上還抱著兩件洋裝,似乎是剛給那幾位女士試穿完之後在收拾,她有模有樣的手伸到額邊立正站好:「恭迎船長大駕光臨。」
 
「我要買洋裝。你挑幾件給我看看。」亞瑟哈哈一笑,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明來意。
 
這反而讓賽席爾咦了一聲,她看了看亞瑟幾眼,接著走向前去低聲笑道:「船長是看上哪家的小姐啊,阿呀呀,還要買洋裝討人家開心唷!」瞧她那副模樣活像是十足要聽八卦的小老頭一樣,讓人會忍俊不禁的笑出來。
 
「是啊,妳就找一件他穿得下的,要粉紅色的喔。」亞瑟拍了拍身旁的法蘭西斯,還特別在粉紅色這個字眼上加重他的語氣。
 
「好……好俊俏的女士。」賽席爾看著站在亞瑟身邊的法蘭西斯,這身高就一個女孩子家而言真的有點太高了,不過長相真的沒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而且還穿男裝,真是有個性!
 
「這位美麗的小姐,請直呼我法蘭西斯即可。另外我只是替一位小姐穿衣服而已,請別太多聯想。」法蘭西斯似乎沒有為被人誤認為女生這件事感到生氣,他有禮的蹲低身子執起賽席爾的手說:「要論起美貌,我認為賽席爾小姐十足的美麗動人,襯上這件水藍色的洋裝非常可愛。有勞您替我挑選裙子了。」
 
「啊……啊……這沒什麼的。」賽席爾卻不像一般姑娘家聽到這種吹捧的溫柔話語就軟了腰肢,她反而像是大理石石雕一樣定格,硬擠出一個笑容抽出自己的手,接著她將亞瑟抓到遠一點的地方逼問:「你找來什麼水手啊,替你把妹用的嗎?」
 
皇家港也只有賽席爾這女人敢這麼直接跟亞瑟說話,亞瑟笑得非常開心,因為他第一次看見法蘭西斯竟然有把不成的妹,這讓他非常的爽快,他點了點頭道:「是啊,可惜對妳好像不管用啊。」
 
賽席爾呸的一聲搖了搖頭,她那兩條可愛的小辮子因為這樣的動作晃來晃去:「饒了我吧,上帝。」
 
比起她遇過的登徒子來說法蘭西斯已經算是非常有禮貌的了,不過賽席爾習慣直來直往的對話,如果對方很粗魯她當然可以直接修理對方一頓,可是法蘭西斯這樣讓她反而有點小小尷尬,她抱了兩三件粉紅色的洋裝給法蘭西斯,擠出一個可愛的笑容:「這個請你試穿,布料都很不錯。」
 
「賽席爾小姐,非常感謝妳。」法蘭西斯也知道分寸,感覺得到他似乎嚇到眼前這位小姐,不禁收斂起花言巧語,果然賽席爾像鬆了一口氣一樣指了指試衣間。
 
此時另一位留著棕色長髮的女生也從店裡走了出來,正好撞見這種場景,賽席爾看見店長出現了連忙喊著:「伊莉莎白小姐!你快點過來看啊!」
 
那位名喚伊莉莎白的女生看見賽席爾又蹦又跳的,不禁露出很溫柔的笑容:「賽席爾,怎麼了?」
「他要穿洋裝啊。」賽席爾眼冒金光的回答,她可是第一次看見男生要穿這麼可愛的裙子喔,還是粉紅色的。
 
「亞瑟要穿嗎?噁。」伊莉莎白這才看了亞瑟一眼,她不用看光在腦海裡想也覺得這實在太倒胃口了。
 
「臭婆娘。當然是他要穿。」亞瑟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
 
伊莉莎白這才注意到試衣間裡面的男人,哇塞,她從來沒看過長得這麼俊美的男人啊,他要穿洋裝?那沒問題,剛才腦中想到的畫面完全清除掉,伊莉莎白神速的將幾件洋裝挑起塞給法蘭西斯,並且豪氣的說:「你就穿吧!每件都穿穿看。」
 
既然是女士親手塞給他的,這下推也推不掉了,反正穿一件跟穿五件沒什麼差別,就穿吧。
 
亞瑟興致勃勃的看著法蘭西斯試穿了兩件,他倒是沒想過法蘭西斯會如此坦然,畢竟跟他說要穿裙子跟在別人面前說要買裙子是完全兩件事,接著在他要試穿第三件時,亞瑟很理所當然的遞給他一樣物品,是剛剛伊莉莎白拿在手上的。
 
「………」法蘭西斯不是第一次看到那樣東西,賽席爾當然也不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東西,可是這是第一次要看男人穿上馬甲,感覺怎麼想怎麼興奮啊。
 
「這個就免了吧。」他雖然很喜歡看小姐們的纖腰跟豐胸,可要自己穿是兩碼事吧?!
 
沒想到亞瑟跟賽席爾還有伊莉莎白不約而同的說:「不行!你一定要穿!」
 
亞瑟淡淡的說:「我記得某人說過要穿洋裝,那就要徹底執行啊,怎麼可以漏了這麼可愛的東西呢。」
 
伊莉莎白也十分興奮的幫腔:「你穿上去腰會更細喔!而且我幫你挑了比較不會喘不過氣來的那種。」一旁的賽席爾連點了好幾個頭。
 
法蘭西斯這下子在更衣室裡忙了非常久一陣子,他拒絕任何人替他穿上那玩意兒,算是男性自尊最後一道防線吧,一束好他便感覺空氣有點稀薄,天啊,他開始對全世界穿著這種東西的女性致上最高的敬意,順便在心中罵了亞瑟好幾遍髒話,這件馬甲竟然也是粉紅色的,算他狠!
 
法蘭西斯喘了幾口氣讓自己適應過來以後,才穿上最後一件洋裝,一弄好出來之後,亞瑟想也沒想就轉頭對賽席爾說:「就這件吧。」
 
法蘭西斯脖頸先是繞著一圈桃紅色的緞帶,兩旁各打著小小的蝴蝶結,從那圈緞帶以下再分岔出四條細細的緞帶,襯托法蘭西斯白皙的鎖骨,快到胸部以及肩膀的地方則是繡著一圈可愛的蕾絲皺折,往下就是漂亮的粉紅色洋裝,腰間繫了一條金色的絲帶在後邊打成了一個蝴蝶結,胸口兩側也綴著兩個蝴蝶結,雖然說洋裝過膝不會看見裡面,但方才法蘭西斯很堅持的還是要穿上長襪才將馬靴套上,身為一個法國貴族,內在美可一點都馬虎不得。
 
「嗚啊……」賽席爾不禁也看傻了,她還以為男人穿裙子會很不協調呢,不過這種事情在法蘭西斯身上一點也沒發生,而且因為脖頸那圈頸套蓋住法蘭西斯的喉結,別說近看像女人了,只要他不開口講話活脫脫就是個美女啊,她從來沒看過這麼適合穿衣服的人,要是這件給亞瑟穿肯定很可怕。
 
「欸不用脫了,我們就這樣上路吧。」亞瑟直接拿起法蘭西斯原本的衣服往肩上一甩,把錢塞給伊莉莎白就往外走去。
 
「欸等等,還有兩件沒穿到啊。」伊莉莎白覺得非常可惜,難得遇上了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這是她第一次看男人穿馬甲又穿裙子啊,不給她多看幾件不同款式的怎麼可以。
 
「亞瑟!」法蘭西斯一聽這話連忙驚慌的追了上去,雖然他說過要穿裙子,可也沒說要大搖大擺的上街吧!等他好不容易追上亞瑟的腳步已經來不及了,他們回到大街上了。總不能直接當場脫衣吧,最重要的是:「你要我穿著馬甲跟你走?」法蘭西斯才跑沒幾步路就有些喘了,不是當真的吧?
 
「你不是要去教堂嗎?快點吧。」亞瑟一點也沒在聽法蘭西斯的抗議,非常愉悅的當眾牽起他的手往教堂走去,洋裝真好啊。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