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一起為非作歹吧 (英法) 第四章

 
走進教堂裡面便發現長椅有些甚至沒有擺好,七零八落的活像被沖上岸的木舟,最底端的
十字架上乾乾淨淨的,並不見耶穌吊在上頭的身影,法蘭西斯當下便明白這是基督教的教
堂,不過在這種地方也沒得挑了,況且重要的是禱告的心意,地點便是其次了。
 
「唉呀,嗝!竟然會有這麼虔誠的教徒啊……」就看見一個牧師搖搖晃晃的走出來,從他
滿臉鬍渣以及一身酒味,實在很難想像他是擔任侍奉主的工作,反倒跟外頭那些醉鬼差不
了多少。
 
「我說你啊,怎麼又喝得醉醺醺的,像個牧師的樣子嗎?」亞瑟嘴裡雖然這樣說著,卻一
點也不掩飾臉上的笑意。
 
「這不是亞瑟嗎?看來你還是受上帝眷顧的啊,還沒讓你泡在海底連同你的金銀一起腐爛
。」那大叔牧師打了個酒嗝一臉笑嘻嘻的朝他走過來,嘴裡講的話可真是一點都不留情面
,他遞給亞瑟一瓶酒道:「敬上帝。」
 
「你也還在這裡工作沒有返回英格蘭啊,蠢豬。」亞瑟接過酒來仰頭一灌,而後將酒塞回
給牧師,「敬你。」
 
「說到這你怎麼帶了個這麼正點的小姐啊?先說好雖然這座教堂沒什麼人來,不代表你可
以在這裡做褻瀆上帝的事情喔。」大叔牧師醉醺醺的隨便找了張長椅坐下,一邊呼了一口
氣招呼亞瑟:「欸這張椅子還沒壞,坐著坐著。」
 
法蘭西斯一點也不想管身後兩個人怎樣敘舊,他跪到十字架面前雙手合十,閉目低唸主的
名字。於此同時亞瑟說他想坐另外一張椅子,因為這樣才看得見法蘭西斯禱告的身影。皎
潔的月光從空蕩蕩的窗口流洩進來,照得法蘭西斯一身銀光。
 
他那頭金色的髮絲好像在黑暗中閃閃發亮著,那雙澈藍的眼此時正被濃密的睫毛蓋住,看
他那樣禱告的模樣是如此聖潔不容侵犯,亞瑟甚至有點忘記呼吸,他記得當初見面時那種
悸動的感覺,因為此時此刻他的心臟跳動是同樣劇烈,啊啊,他要不要用槍托把牧師敲暈
算了,這樣至少不用目睹他褻瀆上帝的過程。
 
「靠……是我喝太多了嗎?我為什麼覺得她禱告的聲音聽起來很爺們?」那個牧師同樣目
不轉睛的盯著法蘭西斯瞧,只不過說出來的話很煞風景就對了。
 
這話法蘭西斯也聽見了,他稍微轉過頭來瞪了亞瑟一眼,那一眼可說是風情萬種,既有些
嗔怒,也有些無奈,甚至還有一點微微的笑意,亞瑟立刻就站起身來,想直接把法蘭西斯
帶走,帶到哪邊的床上狠狠操他。
 
此時教堂的大門被人踹開,只見兩三個醉鬼一邊嚷嚷著上帝一邊嬉笑怒罵,看樣子又是醉
酒前來鬧事,牧師也見怪不怪,要換做別的教堂的牧師老早怒氣沖沖的上前去阻止,噢噢
如果是那個上禮拜離開的傢伙就會這樣……唉呀呀,要在這種地方擔任這種職位可說是吃
力不討好,稍微融入一下環境才能活得快樂。只不過那愣頭二不聽他的勸,一臉正義凜然
摔了他的酒瓶就走掉了。
 
「唉呀呀!弟兄們你們看,哪來這麼美麗的小妞啊,嘿嘿嘿,瞧瞧那腰線,細得可真是不
像話。」帶頭的那個走路還沒另外兩個虛浮,他一眼就瞧中了蹲在正前方單膝跪下的法蘭
西斯,當她回過頭來的時候,那張臉更是美到驚為天人,難得他來向上帝禱告,上面那老
傢伙就要給他點甜頭嗎?
 
另外兩個雖然醉茫茫的,但也不是瞎眼的,順著頭兒的話看過去,各自發出下流的笑聲以
及輕浮的口哨,他們就這樣想大搖大擺的走過去調戲幾把的時候,不料那美人身邊站出一
名金髮的男子,他牽起美女的手想這樣就離去。
 
「不好意思,弟兄,這個妞兒是我們看上的。」那個帶頭的擋住他們的去路,兩邊的還負
責幫腔撂狠話,其中一個還瞪著牧師要他別插手。
 
「那我只能替你的屍體哀悼了,兄弟。」牧師點了點頭,只不過他不想被流彈打到,所以
找了個遠一點的地方開始看戲。
 
「滾開。」亞瑟皺了皺眉,似乎對這種人連拔槍的意願也沒有,然而帶頭的那位馬上抽出
腰間的劍,示意只有亞瑟滾開的份,另外兩個人在旁邊沒事做,就想要伸手去搶看起來嬌
弱的法蘭西斯。
 
「別用你的髒手碰我。」法蘭西斯早在那群醉鬼出現時就從長靴裡抽出小刀,一見對方用
那髒兮兮的手想碰他,眉頭一皺、藍眼一凜,小刀就是直接往對方臉上招呼。
 
「幹,這婆娘好兇!痛死我了妳這賤人!」毫無防備的男人被法蘭西斯小刀這樣一揮,他
下意識的抬胳膊去擋,原本以為的花拳繡腿竟然是扎實的攻擊,這一劃下去他都感覺到刀
鋒深深的切入肉裡,要不是這婆娘天生力氣大,就是她根本不是……女的?
 
「那你就是婊子養的野狗,下地獄去吧。」亞瑟二話不說掏出槍來,毫不遲疑的開火,一
槍直中對方的肩窩,緊接著他將手槍反轉半圈,驚險的用槍身擋住帶頭男子的劍,綠色的
眼底滿是殺意。
 
那個中槍的男子倒在地上直叫嚷著痛,帶頭男子眼紅的叫著:「我要殺了你們,全部。」
 
另一個男子也拔劍要合擊亞瑟,此時法蘭西斯翻開亞瑟的披風將他的西洋劍拔出,一轉身
就是替亞瑟擋了這一劍,他還對亞瑟一笑:「你的槍法真準啊。」
 
「老子買的新洋裝,不想馬上被腦漿跟血水給弄髒了。」亞瑟將另外一把西洋劍也抽出,
同時將槍插回他的口袋,左手的劍扔到右手,動作一氣呵成。
 
「一個女人學人家拿什麼劍?」跟法蘭西斯對峙的那個男子似乎也被惹毛了,尤其是對方
拿劍的姿勢一點也看不出像個外行。
 
「那恐怕我的性別就要讓你失望了。」法蘭西斯瞇起漂亮的藍眼,微微一笑將劍往男子的
小腹一戳,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連忙去架擋,這一來一往西洋劍發出鏘鏘的清脆聲響,響
徹整個教堂。
 
「酒醉了就該好好躺在豬窩,你這髒鬼。」同樣在一旁的亞瑟也跟帶頭的老大打得不分上
下,但因為亞瑟沒有喝酒,所以他逐漸佔了上風,對方的衣服被他劃破了好幾個破洞,如
果不是他閃得急,身上早就多出幾個窟窿。
 
「噢噢,我還以為有槍戰可以看的說。不過這也不錯啦。」那個牧師還懶洋洋的趴在佈道
台上,津津有味的看著四個人纏鬥在一起,他倒不怎麼擔心鬧出人命,反正看久就習慣了
,殺完人他還可以好心聽對方告解、替屍體禱告,嘖嘖,上哪去找這麼盡責的牧師?
 
他倒是第一次看見這麼會幹架的女生……還是男生只是穿著女裝來著?唉呀不管怎樣都好
,看他打架可真是享受啊,轉身的時候洋裝還會隨風飄揚,畫出可愛的弧度。
 
他不知道法蘭西斯其實打得很辛苦,馬甲束得他沒辦法好好換氣,出手的動作也比平常慢
上許多,幸好對方的劍法沒有好到家,啪鏘一聲,已經很喘的法蘭西斯終於趁隙將對方的
劍打掉,將劍尖指著對方的喉嚨;同時一旁的亞瑟也將老大的劍給打掉,只不過他比較心
狠,除了將對方砍得血淋淋之外,還用那種輕視的語氣道:「跪下。」
 
啊啊出現了,牧師忍不住搖搖頭,亞瑟這傢伙的興趣就是叫別人下跪吧,
 
那個老大一臉不甘願,全身傷口痛得緊,也發現自己惹錯人,可恨發現得太晚,但他也不
想這麼輕易就屈服,他咬牙呸了一口血沫:「不幹!」
 
下一秒亞瑟抬腳直接將對方踹倒在地,西洋劍一揮、血一噴、他慘叫一聲,牧師連在胸口
畫了兩個十字喊著阿門,亞瑟緩緩抬手將噴在臉上的血給擦掉,還用腳踢了踢斷氣的屍體
不耐煩道:「弄髒老子的臉了,去死吧。」
 
「我好累喔,走吧。」法蘭西斯喘了好幾口氣才逐漸平復下來,他一點也不在意亞瑟殺了
人,他只在意這件該死的馬甲什麼時候要脫下來。
 
「等一下。」亞瑟以槍換劍,碰碰兩聲,教堂外棲息在樹林間的鳥被驚嚇得振翅而起,煙
硝一過他吹了吹槍口,其他兩名倒楣的也跟著去陪地獄陪老大了。
 
「你幹麻不一開始就這樣做?」法蘭西斯有些氣結,那他打得這麼辛苦到底是要幹麻?麻
煩給他一個交代。
 
「因為老子想看你喘,就是這樣。」將槍枝收回口袋的亞瑟轉頭對牧師喊道:「欸善盡你
的職責阿,就隨便說什麼上帝會看顧他的羊群,埋了他們。」
 
「你欠我一瓶酒,殺千刀的渾蛋。」牧師雖然早就知道自己要善後,還是有點不爽亞瑟把
他的地盤給弄髒,要械鬥不會到別的地方去嗎?這群人眼裡還有上帝嗎?邊罵咧咧的他邊
繼續將剩下的酒喝完。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