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一起為非作歹吧 (英法) 第五章(H慎)網路試閱到此結束

 那該殺千刀的傢伙只是哈哈一笑,右手一揮做了個再見的手勢,就牽著法蘭西斯回到大街上,後者壓低聲音對亞瑟說:「我想把衣服換下來了。」

 

「喔,沒錯,我們買幾瓶酒就帶你去換衣服。」亞瑟曖昧的一笑,他現在心情非常好,果然來到皇家港就是紓壓解悶的好地方,他來到平時最常拜訪的酒吧,這家酒吧非常大有兩層樓,樓上的酒鬼一邊叫囂一邊拿槍亂發,樓下則是一堆人在打架、調笑,亞瑟推開兩個朝他身上撞來的酒鬼,直接往吧台走去。

 

酒保跟亞瑟寒喧了一下,將兩瓶『殺死惡魔』交給他以後就去忙別的事情。亞瑟咬開木塞咕咚咕咚仰頭一灌,哈的一聲將剩下的酒交給法蘭西斯,另外一瓶沒開封的就由他拿著。

 

好不容易找了間還有空位的旅店住下,老闆擠眉弄眼的說只剩一間房,亞瑟說這樣正好,他大爺就要住個三天。兩人相視一笑,不知道在搞什麼默契,只有法蘭西斯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終於步入房間的時候,法蘭西斯馬上要亞瑟交出他原本的衣服,卻見對方慢悠悠的將大衣以及帽子掛在衣架上,接著兩手一攤道:「你應該忘在伊莉莎白的店裡了,對吧?」

 

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看他一臉毫不驚訝的模樣,法蘭西斯這才想起他追亞瑟追得太急,衣服就掛在試衣間裡沒帶出來,這下怎麼辦?他可不記得要怎麼走到服裝店去,皇家港的巷弄太多,隨便轉幾圈就迷路了。只能求眼前這個傢伙替他去拿衣服。

 

「別緊張,我到時會帶你去拿的。」亞瑟將另一瓶蘭姆酒的木塞也咬開,「敬洋裝。」

 

「船長,你要我做什麼就直說吧,法蘭西斯沒有膽怯到不敢接受你的直言不諱。」法蘭西斯似乎也明白如果沒有完成亞瑟想做的事,他是沒辦法將這件洋裝換下來的,想了想竟也坦然釋懷,露出當初他接受亞瑟邀約時的迷人笑容,將手上那瓶蘭姆酒高高舉起跟亞瑟的酒瓶相撞,「敬所有穿著馬甲的可敬女士。」

 

當法蘭西斯將酒一仰而盡時,鮮紅色的液體從他嫣紅的嘴角滑落,沿著白皙的頸子往下,法蘭西斯似乎也注意到了,但他沒有像平常男兒那樣豪邁的用手一擦,微微一笑輕啟朱唇,澈藍的眼直勾勾的望著亞瑟,有如火焰一樣紅豔的舌頭滑了出來,像伊甸之蛇那樣緩慢的、優雅的、撩人的擦過自己的上唇。

 

這是在點火,他知道,亞瑟也知道。只見那雙湛綠的眼逐漸轉深,他緩步走上前去吻住對方,暴虐的、有如狂風驟雨一樣席捲佔有他,殺死惡魔的強烈氣味在他們口中不斷交纏,法蘭西斯輕哼著一邊將亞瑟的頭壓近自己,情欲就像熱浪一樣將彼此的體溫升高,這是因為喝了酒嗎?還是因為即將到來的性愛感到興奮?

 

亞瑟掀開對方的裙擺握住他的分身,法蘭西斯只是一震卻沒有退怯的意思,兩人不斷分開、又吻在一起,裙下的動作也越來越激烈,而當法蘭西斯咿嗚一聲抓緊對方的襯衫時,粉紅色的裙擺有一塊濕掉了。

 

「把我的束縛解開吧,我的船長……」法蘭西斯低聲在對方耳邊道,穿著馬甲實在對他不利,換氣也比平常更不順,不然那有被亞瑟吻到淚眼汪汪喘不過氣的份?

 

「別急,先替我服務一下吧,我可愛的玫瑰。」亞瑟側過臉吻了對方的鬢角,接著又在對方耳邊呼氣,輕咬著耳殼的時候這般說道,迷人的、像惡魔一樣的低語。

 

「如果你真的是惡魔,應該多喝幾瓶才對啊。」法蘭西斯吃吃一笑,蹲下身去解開對方的褲子,雖然明知道這樣口交會比平常更容易窒息,但是……也比平常更刺激不是嗎?當亞瑟那根昂揚從褲頭彈吊出來的時候,法蘭西斯竟然不由自主嚥了一口口水。

 

亞瑟將他的昂揚貼在對方的鼻子上,一邊前後輕輕擺動自己的腰臀,看著法蘭西斯微閉起眼睛伸出舌頭舔過他的龜頭,一邊用手套弄著,這讓他感到無限的快意,那張小嘴來來回回舔舐他的男根,偶爾用手揉搓他的囊袋,濕潤柔軟的舌在脆弱的肌膚上游動著,亞瑟終於忍不住扣住對方後腦,將已經脹大一圈的昂揚直接塞入對方口裡。

 

唔唔……這也太大……法蘭西斯一開始只含得進前端,主動伸手替露在口腔外面的分身愛撫著,一邊張大嘴巴吸吮著,來不及吞嚥的唾液從他嘴角緩緩滑下,他一邊吸吮著對方的男根時還會發出吸啾、吸啾的水聲,亞瑟低咒一聲扣緊法蘭西斯,將剩下的部份一次頂進對方的喉裡,那樣被完全包覆的感覺實在太過舒服,他激烈的在對方嘴裡抽送,滿意的看著喘不過氣的法蘭西斯眼角泌出了淚珠,最終他腰桿一挺,將滾燙的精液全部送入法蘭西斯的口中,拔出來的時候還射了一些到他的臉上,濁熱的液體沿著白裡透紅的臉往下滑,看起來非常誘人。

 

咳了兩聲的法蘭西斯呸的一聲,剛才還以為自己會斷氣的他大口換氣著,不料亞瑟將剩下的酒直接淋在他的身上,接著將他拉起直接往床上扔去,全身溼透的法蘭西斯不怒反笑:「你買的新洋裝濕透了,笨蛋。」

 

「我的東西只有我能破壞……」亞瑟意有雙關的壓在他身上,他看著法蘭西斯胸前的布料因為濕掉,兩顆小突起便格外明顯,他伸手揉搓對方乳頭的時候,一邊將手再次伸到對方裙子底下,這傢伙身上有酒的香味,也有精液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格外淫蕩……亞瑟彎下身去咬住那粉紅的突起,惹得法蘭西斯挺腰發出濕黏的呻吟,將自己的下身往對方手裡送。

 

「啊啊……啊哈……哈啊……」法蘭西斯不自覺扭著腰,亞瑟的指掌都佈滿著繭,被這樣愛撫著分身實在讓人舒服到要丟了理智。而當對方騰出另一隻手將指節探入他的後庭時,他只是微微一抖,卻很快接受了亞瑟,濕潤的內壁擠壓著他的指節,一邊將對方吸吮的更裡面。

 

亞瑟從來不知道自己會對一個人這麼著迷,那樣撩人的躺在床上任他為所欲為,真正能殺死惡魔的不是那瓶酒,而是那樣美到無法形容的法蘭西斯,任誰看了他一眼,都要為此失心瘋狂。

 

而這樣的媚態、此等因沁潤性愛而綻放的玫瑰,只能為他亞瑟所有、只能為他所開、因他而凋。

 

嘶的一聲,法蘭西斯胸前的洋裝被某人給撕破,露出底下粉紅色的馬甲,亞瑟呵呵一笑,並沒有要替對方解開束縛的意思,反而伸手撫上那白皙的胸口,逗弄著那兩點粉嫩,一邊低頭含住法蘭西斯的乳頭,故意發出那種羞恥的吸吮聲。

 

當他快將法蘭西斯推向另一個高潮之際,微微一笑的亞瑟卻撤出所有的手指,發出噗啾的一聲,也停下所有的愛撫,任由後庭一陣空虛的法蘭西斯喘著氣道:「亞瑟、亞瑟……別停……

 

亞瑟將軟綿綿的對方拉起來,換他自己躺在下方,對法蘭西斯比了比自己高挺的男根,邪魅的說道:「自己坐上來吧。」

 

「你……」殺死惡魔的後勁已經一湧而上,又因情欲蒸騰的法蘭西斯一臉嫣紅,他吞了一口口水,接著撩開裙襬,探手將自己的臀瓣撥開,一邊握著亞瑟的分身對準,等真的前端碰到緊閉的小穴時,那種灼人的熱度讓他稍有遲疑,此時亞瑟扣住他的腰身往下一拉,逼得法蘭西斯嗯啊一聲,不全然是痛楚的坐了下去。

 

「唔嗯!亞、亞瑟……把馬甲解開……等、不要動!啊啊!」法蘭西斯濕了一雙美麗的藍眼,想叫亞瑟暫停,讓他先自行解開馬甲,不料亞瑟卻猛然動了起來,他為了支撐自己只好雙手抵住亞瑟的髖骨,猛烈的進入讓他根本沒時間去解開馬甲,只能嗯嗯啊啊任憑亞瑟宰割。

 

「你就穿著那件讓我上吧,法蘭西斯。」亞瑟喘了一口氣,非常滿意看著身上的人非常不順的喘著氣,因為被馬甲束縛,對方沒辦法好好呼吸,下意識小穴就會夾緊,實在是一副讓人銷魂的身軀啊……亞瑟狠狠往上一頂,順手將對方的裙子掀開,讓他的分身暴露在外,但被撩起的裙襬堆積在法蘭西斯的小腹以及腰間,隨著亞瑟的動作而一下、一下摩擦著法蘭西斯的分身,這實在太舒服了……

 

法蘭西斯濕潤的金髮貼在他暈紅的臉頰上,雖然亞瑟撕破他的洋裝,但是那條桃紅色的緞帶還是留在他的脖子、貼在他的鎖骨上,再往下就是兩朵被亞瑟吻得濕紅的乳頭,然而馬甲又束住他的腰部,以這樣鬼魅的姿態坐在亞瑟的身上,上上下下的搖著自己的腰臀,因為身體重量關係,每一次坐下去都頂得比之前還要更深,而屢屢因為快要喘不過去而夾緊深埋在體內的肉刃,這樣瘋狂的性愛逼人快要窒息,叫人怎能不為之上癮?

 

「哈啊……哈啊……我快不能呼吸了……亞瑟、嗯啊!亞瑟!啊……啊啊……不行、不行了……」法蘭西斯一邊動一邊難受的喘著氣,他仰著頭拼命的想讓自己吸進更多空氣,卻發現當對方節奏越來越快,將要把自己推到高潮的臨界點時,他幾乎要窒息、要斷氣了。

 

但亞瑟並沒有停下的意思,他只是一次次將肉刃推入對方體內,享受比平常還要緊緻的縐折,欣賞坐在他身上的人喘不過氣又渴求更多的模樣,穿著破爛的裙裝扭腰擺臀,身上都是殺死惡魔的酒味,那樣狂亂的媚態真讓人招架不住,亞瑟一邊插一邊伸手替法蘭西斯撫摸前端,但他很惡質拿裙襬套弄對方的分身。

 

「啊啊、呃啊啊啊!」前面不斷被布料以及亞瑟的手指摩擦,後庭又被灼熱的巨大給填得滿滿,被這樣一直玩弄的法蘭西斯終於忍耐不住,在亞瑟挺腰最後一次埋入他的肉穴時,法蘭西斯哭喊著被插到高潮,要命的是在束縛當下獲得的高潮比起平常還要更加激烈,法蘭西斯幾乎感受不到自己不斷射出,因為已經爽到沒有感覺;然而後穴內亞瑟噴濺出來的每一滴精液都讓情況更加失控,被燙得無還手之力的法蘭西斯嗚咽一聲,眼前一黑便往亞瑟胸膛倒去。

 

「法蘭西斯……喂!法蘭西斯?」亞瑟稍微叫了叫趴在他身上的人,原本以為至少會有個回應,但他根本沒感覺到對方有在呼吸,嘖了一聲的他不甘願的退出對方的體內,迅速將對方的馬甲解開,然後扣住他的下巴渡氣給他,最後捏了捏法蘭西斯的人中,那暈過去的人才慢慢轉醒。

 

「歡迎回來,我的水手。」亞瑟見對方呼哈一聲終於開始呼吸,忍不住鬆了一口氣,這傢伙怎麼這麼不耐操,一下就昏過去了?他用手輕拍對方的臉頰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哈啊……哈啊……」原本以為自己死掉的法蘭西斯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瞪了亞瑟一眼:「我現在感覺很想揍你一拳。」

 

「看來精神很好,有力氣繼續下去。」亞瑟舔了舔嘴角,一點也不在意法蘭西斯軟綿綿的恫赫,綠色的眼眸浸染著侵奪的色澤,那是只有海盜才會有的光芒,那樣熾熱、霸道卻又深深吸引著人。

 

「你……唔!」法蘭西斯剩下來的話被亞瑟吞走,這傢伙都不讓人家表達完意見的嗎?而當兩人終於唇分之際,紅著臉的法蘭西斯罵了一句:「你這王八蛋!」

 

「歡迎來到海盜的世界。」亞瑟直把這話當成讚美,他將對方反轉過來,將自己的陰莖隔著裙子卡在對方的臀溝裡摩擦著,一面在對方耳邊呢喃:「你已經開始學會怎麼講髒話了,這是件好事。」

 

「我不是一直都在嗎……」從上船的開始就已經踏入賊窩的世界了,亞瑟這白癡……法蘭西斯翻了翻白眼,但是最讓他受不了的是亞瑟一直在外面磨蹭著,最多就是在他的穴口輕觸著,怎樣就是不進來。

 

亞瑟一邊揉捏他的乳首,一邊用他的男根摩擦對方的大腿內側,搞得法蘭西斯的後庭不自覺的收縮著,急躁的想要對方填滿自己,那樣得不到滿足的渴望讓他的肌膚變得更敏感,亞瑟的灼燙緩緩從他左腿內側往上,摩擦過他的囊袋,稍微往法蘭西斯的下身貼緊蹭了兩下卻又馬上收兵,進而再往對方的穴口打轉著、而後又滑過法蘭西斯的翹臀,不斷在臀瓣上游移。

 

「亞瑟……拜託你……」法蘭西斯已經受不了的擺動臀部,他的前端也已經蓄勢待發的重新勃起,但怎樣就是等不到亞瑟的進入,這傢伙真的很惡劣……不愧是海盜們的船長。

 

「說清楚一點。」亞瑟低下身吻住對方的後頸,接著一路沿著線型優美的背脊輕舔而下,他滿意的感覺法蘭西斯因為他而不斷輕顫著,最後終要臣服於他,那樣征服的快感實在令人百嚐不膩。

 

「進來,快點進來……我求你插進來、啊啊!」在這種性火燃眉之際,誰還管得上什麼羞恥心這種沒辦法清高卻無法填飽慾望的東西,法蘭西斯發出黏膩的喘吟,他轉過頭去用那雙淚眼汪汪的眼由下往上凝視著亞瑟,終於後方的人勾起薄唇挺腰一進,那樣令人炫目的快感便從插入口一路炸開。

 

最要命的是亞瑟還一邊緩緩進入,一邊高高掀起他的裙子嘖嘖笑道:「流出來了,你感覺到了嗎?」

亞瑟的大手扣住法蘭西斯的臀瓣,接著用拇指去撥他們交合的地方,亞瑟目光如炬的盯著那淫蕩的小穴一口一口將他的肉刃咬進去,一邊將剛才射在裡面的白色液體擠了出來,彷彿是要清出更多空間歡迎他的進駐。

 

法蘭西斯不用回頭差不多也知道對方在幹什麼,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夠厚臉皮,沒想到還是比不上偉大的船長,他的臉都羞紅了一片,因為他感覺得到白色的液體沿著他的腿根往下流,而他知道亞瑟等一下會在他體內留下更多的印記。

 

亞瑟猝不及防動了起來,跟剛剛那樣慢吞吞的行徑實在反差太大,法蘭西斯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插得眼冒金星,亞瑟的存在就像不斷開火的大砲一樣,而他只能是個無力還手的小小商船,注定要被對方掠奪、被對方擊沉。從來沒有這樣強烈得快要死掉的快感,他只能流著淚水、汗水,抬高屁股渴望更多的進入,然而就在他要高潮的時候,注意到他身體變化的亞瑟搶先一步握住他的前端,阻止他這麼早就舉白旗投降,法蘭西斯回頭想罵對方髒話,卻被亞瑟以吻封緘沒辦法說話。

 

狂亂的接吻過後,霸道的船長對他開出投降條件,「宣誓於我,法蘭西斯,說你是我的、謹遵於我。」

 

I am yours

 

在這種時刻開出這種條件實在太卑鄙,法蘭西斯還想掙扎,卻被對方持續猛烈抽插,撻伐過他每一吋嫩肉,像放火一樣燒光他的理智,腦中只剩下快感、想宣洩的急躁,最終他無可奈何的卸甲投降,喊出了亞瑟想聽的那句話:「對你發誓,我的船長,謹遵於你、我是你的。」

 

I vow to you , My Captain ,I am yours

I am yours

 

大獲全勝的亞瑟滿意一笑,將箝制對方的手鬆開;潰不成軍的法蘭西斯哭喊著宣洩而出,令人戰慄的快感像海嘯一樣吞噬了他,也將尾隨在後的亞瑟一起拖向觸礁的終點,同歸於盡在那過於美好的肉慾裡。

 

TBC

 

後記:

已經出成實體書,所以網路試閱部份到此結束。有意請洽作者購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