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默之丘4]關於膝枕的二三事(1121/華亨)微H


 

 

亨利正在為某件事煩惱,雖然從他的表情看不太出來,不過他的確是在面無表情的煩惱著。

 

他找不到他剛買的攝影書。

 

其實這事不是第一次發生,明明剛剛還放在桌上,轉頭從廁所回來,書就不見了或移位。他其實也知道是誰做的,畢竟這間房只有他跟華特在住,所以這種司空見慣的小惡作劇他也習以為常,只不過每次要花點時間找出來還真有點費神。

 

他是有想過跟華特反應,可是之前講一下就被壓在床上一個晚上啥事也沒做,以至於亨利從教訓學習到東西不見要嗎就是不管它、過兩三天就會歸位,要嗎就是自己找。

 

其實這也是小事,他知道華特想引起他的注意,就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而且藏起來的東西也不是怎樣貴重,就算穿著不同顏色的襪子出門,牛仔褲放下誰也看不見,所以亨利也就任由他去。

 

雜物櫃、垃圾桶、洗衣間都找過的亨利好不容易挪開沙發才找到沾灰的新書,亨利像是完成什麼大工程一樣用袖子擦擦薄汗,自從跟華特同居以後,那個單人沙發變成了他的寶座,亨利通常都坐在長條形的沙發上,替自己泡杯茶,悠閒地翻著書打發假日午後時光。

 

碰一聲,臥房的門發出哀號,因為開門的人太過用力,整個門是撞到牆壁上發出很大的聲音,亨利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風風火火從房間跑出來,穿著睡衣的華特頂著一頭散亂的金髮,原本很恐慌的綠眼在看到他坐在沙發上哪兒也沒去的時候瞬間放鬆了,雖然下一秒馬上就衝過來把他抱緊,讓亨利有些難受,不過依照慣例此時的他掙扎也沒用,寧願乖乖的任由男人不發一語的摟著他,念著他的名,亨利……亨利……

 

「我在這,華特,我在這。」亨利被摟得有些難受,靠在對方肩膀上的他總會這麼說,像是安撫對方一樣,直到摟住他的力道漸漸放鬆。

 

華特似乎有些不滿對方睡醒卻不叫他,他瞇起綠眼猛地攫住棕髮男人的唇,嗚嗚的呻吟從亨利喉頭發出,直到對方滿意鬆口的時候,亨利已經有點喘不過氣。

 

這樣的親暱行為似乎讓金髮男人心情好上不少,只見他噗的一聲就坐在亨利身旁,然後直接橫躺在亨利的大腿上,閉上眼繼續補眠。

 

唔,這就是亨利煩惱的第二件事情。

 

他並不會討厭華特跟他有肢體上的接觸,或者說已經習慣了,他也覺得膝枕還好,畢竟華特這麼放心的睡在他的,呃,腿上,這算是一種信任,他應該感到開心,而且膝枕也可以觀察對方的睡相,其實還滿有趣的。

 

前一個小時都很有趣,直到亨利漸漸感覺不到自己大腿的存在。他苦惱的原因就是因為膝枕其實不是那麼舒服,尤其華特的個頭並不小,這一壓下去就麻了,之前還有過華特睡飽,但他卻站不起來,只能等麻痺感漸漸褪去,過了二十分鐘才能勉強走路,實話不是那麼好受。

 

而且他枕在他腿上的這段期間,他沒辦法換書、喝茶或上廁所,其實想想還滿多不便的。

 

亨利隨意翻了翻幾頁攝影書,冷靜的思考該怎麼解決這件事,尤其趁現在華特還沒有睡得很熟的時候,把他吵起來事情比較不會那麼大條。想來想去好像只剩下一個辦法,雖然不知道管不管用,但總比再現那次腿麻站不起來的慘案好一點……吧?

 

「華特、華特……」亨利猶豫了一會伸手搖了搖對方,果然華特還沒有完全入睡,他睜開綠眼微微露出一抹微笑,亨利知道華特很喜歡他叫他的名字,並不是因為他喜歡這個名字,只是因為是他叫,所以華特喜歡。

 

「呃……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華特其實也有點小煩惱,他看著眼前有些支支吾吾的戀人想著,亨利沒有什麼好挑剔的地方,除了面部表情不是很生動這點,讓他總是猜不透對方現在心情到底是好,還是差。

 

他其實很喜歡捉弄他,因為平常他總是要去上班,分給自己的時間相對少了很多,他喜歡看亨利因為東西不見而煩惱的樣子,他會微微皺起眉頭(這要相處一陣子才會察覺他還是有表情的細微變化),在房間裡打轉,看上去十分可愛。

 

他不是沒考慮過再把亨利監禁起來一次,不過他怕對方跟自己生氣,就算了。他雖然想看亨利除了面癱以外的表情,不代表他喜歡看亨利對他生氣的樣子。

 

他知道亨利很寵他,很多事情都由著他,所以很多時候,他晚上睡到一半會驚醒,確認亨利還躺在身邊熟睡著,他驚出一身冷汗,只因為他夢到亨利離他遠去,然後他就會把亨利摟得更緊,生怕一鬆手對方就會不見,就像他生命中其他的人一樣。

 

在華特記憶中跟人相處是很痛苦的,但是在遇到亨利並且對方接納他以後,才品嚐到什麼是愛,他以為一輩子都得不到的、虛幻的一個字。

 

所以,他更害怕失去,就算這份美好不該屬於他,他也不想放手。

所以,他很喜歡藉由肌膚之親或肢體接觸,來安撫不安的心情。

 

他幾乎沒聽過亨利主動索求過他,不過因為每次他想做幾乎都會應允,所以華特也不怎麼在意這件事,直到此時此刻,他一直以為不會發生的事情從亨利的嘴中吐出,就見那皮薄的戀人在說出那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像煮熟的龍蝦一樣,亨利的皮膚本來就不偏白,所以要看出他整個人燒紅了肯定是比平常還要不易。

 

DAMN,華特發現自己硬了,只因為那句:我想讓你抱,作為別躺在我大腿上的交換好嗎?

 

不對,慾火焚身的他稍微抓回一點理智,他應該先介意為何亨利不想讓他躺大腿,討厭到寧願跟他做愛也不要讓他躺?

 

「為什麼不讓我躺?」華特不滿的瞇起綠眼,他其實很想直接拉著亨利到床上狠狠的疼愛對方,但也要他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後。

 

「因為會麻。」像現在。

 

「但我想躺,也想做。」華特就像個耍賴的小孩一樣,不想放棄任何一方。

 

「至少別躺那麼久……」覺得有些頭痛的亨利在思考一會之後才說出折衷的辦法,如果華特還是不退讓,那就算了

 

Deal.」華特似乎很了解亨利的底線在哪,他馬上拉起對方要往臥房走,發現亨利的腳步有點踉蹌差點跌倒,他及時接住對方,牢牢攬著對方的腰把亨利帶回房間。

 

今天真是最棒的一天,華特想著,尤其是亨利自己主動把衣服脫掉,順應他的要求,沒錯,他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可既然難得亨利有求於他,他當然想要往上加碼,就見亨利的俊臉已經紅到無法再加溫的地步,因為他得自己脫衣、自己愛撫、自己用手指撐開臀穴、對準華特的昂揚再自己坐下去。

 

媽的,華特後來才發現這實在是酷刑,因為他得一邊忍住鼻血看著亨利微顫顫掏出分身,自慰的同時還要等他笨拙的將手指探入後穴,一根兩根三根,他從不知道眼前這男人可以看上去這麼淫蕩,綠色的眼盈滿著霧氣,壓抑的喘息聲和緩慢卻有規律的水聲,噗啾噗啾,好色、好熱,好惹人憐愛。

 

華特很喜歡做愛,除了因為很舒服,就是可以看見亨利從容不迫以外的表情,羞恥的、臉紅的、蹙眉的、困擾的、被快感逐漸征服的表情,以及最後被注入精液時高潮失神的模樣,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華特‧蘇利文,從來就只有他能讓他露出這些表情,所以要他怎要能放手呢?

 

他逼自己要忍耐,忍住不要當場壓倒對方狠狠將自己的火燙烙入對方體內,直到亨利淚眼汪汪的做好前置作業、伸出手來握住他的堅挺,當那火熱的頂端觸碰到濕黏柔軟的穴口時,華特幾乎是要揍自己一拳才能忍住直接頂進去的衝動,他耐心的等,充血的綠眼一眨也不眨的看著亨利咬住下唇,慢慢的將自己身體往下沉。

 

「嗚嗚……哈嗯、哈嗯……嗚嗯嗯!」一開始他還慢慢坐下,感受那火熱一吋吋深入他的體內,後來他受不住了直接整個人放鬆坐下,噗茲一聲頂到最深處的時候,那種過強的刺激讓亨利眼角秘出了眼淚,高舉的慾望吐出了些許蜜液。

 

「哈嗯、哈嗯……」亨利喘息著,努力調適著埋在體內的巨大,接下來的事情更加羞恥,他得自己抬腰,將華特的那根抽離自己的後穴,然後在差不多的時候又坐了下來,甜膩的呻吟不斷從嘴邊溢出,酥麻的感覺從兩人交合處往上竄,腰好像要軟了,羞恥的淚水從他紅通的頰上滑過,而就在此時,華特終於忍不住扣住他的腰狠狠往上一頂,只因為他實在忍受不了了。

 

「啊、啊啊!不、慢點!嗯嗯!」華特的攻勢有如狂風驟雨般襲擊而來,每一次插入都會發出噗滋的水聲,激烈的像是要把對方給頂壞一樣,深入淺出的刺激讓亨利剩下的理智統統潰散,只剩下原始的、追求本能的哭喊,在灼熱的液體填滿他的時候,他甚至叫都叫不出來,只能無助的、渾身顫抖摟住男人的裸背。

 

豈知那只是開端而已,華特承認自己不是禁得起誘惑的人,他將還在失神的亨利放平,又從正面插入一次,身下的人連反抗的力氣都沒了,只能軟綿綿的咕噥一聲,任由男人的陰莖藉由方才射在裡面的精液順利滑入體內。

 

剩下的事情他記不得了,只知道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清晨了,全身酸痛的他好不容易才從床上爬起來,白濁的液體隨著他起身而從穴口流出,沿著大腿往下滴落,他這樣感覺好像虧了……扶著自己的腰緩緩走進浴室梳洗的亨利默默這樣想到,不過既然做都做了,就算了,只希望華特做出的承諾能算數。

 

而當吃完早餐的他坐在客廳看著昨天沒看完的攝影書時,就聽見門又哀號一聲,金髮男人又衝了過來,又往他腿上一躺。

棕髮男人嘆了一口氣,伸手撥了撥華特的瀏海,而後者只是伸出手來攬住他的腰,說:「十分鐘,我就睡十分鐘。」

 

亨利笑了。

 

END

 

後記:

我真的在1121這天趕出這篇~(撒花)真的很愛SH4這對官配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之前跟朋友討論過的梗,就直接拿來用了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