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V有限會社3┤合本插花(簡介&試閱)

請注意****代表中間可能有省略,但應該不會影響試閱W 

正文:

偌大的房間裡,掛著暈黃的燈光,鵝黃色的布幔垂掛在大床的四周,兩個身材健美的金髮男人互相擁抱著,其中一個男人撩開頭髮,長得一臉帥氣卻口吐穢言:「屁股再掰開一點,露出你的小淫穴給大家瞧瞧啊!」

另一個背對著他的男人淚濕了一雙碧眼,顫巍巍地伸手把臀部掰開,一旁黑色的攝影機也伸長了鏡頭準備來個特寫時,突然有道嗓音混著書本敲在大腿上的聲音氣急敗壞的說:「卡卡卡、What the hell這到底是在演啥鬼東西!」

聽到這句話,只見原本淫蕩旖旎的氣氛全部蕩然無存,攝影師大大嘆了一口氣將頭靠在攝影機上不發一語,而躺在床上的男優則是乾脆將頭埋入枕頭裝死,另一個則是很不滿的一邊揉著肩膀,一邊看著那個從頭到尾最有意見的老大。

他手中拿著已經被他捲得爛爛的劇本,一邊很不耐煩的又敲了幾下大腿,一邊就開始罵了:「你到底有沒有放感情進去啊,Fuck!沒有感情的話就只是淪為GAY片啊!你懂嗎?」

這本來就是GAY片啊!在場的眾人都忍不住要說這句話,但礙於眼前人的身份還是默默都吞下去,光是這個場景已經拍了快要兩個星期,饒是再怎樣金槍不倒的勇士都要陽痿了。

眼前這個還在劈哩啪啦罵人的是著名的GAY片導演,因為他導出來的作品都滿有看頭而不是只有床戲,但真的進入床戲又都滿重口味所以深受好評,所以只要拍了莫菲導的片子一定會紅,就算沒有那家GOD公司的三大台柱這麼紅,但知名度一定可以上升不少,這也是為何這家公司到目前還可以稍微跟GOD稍微相提並論。

只不過有一點也很出名就是他脾氣不是很好,常常有男優禁不住他講會跟他大打出手,但導演也不是吃軟飯的,而且他常有專往對方臉上打的嫌疑,完全沒有「臉是演員生命」的顧忌,幾次下來大家就比較偏向背後罵幾句就算了,誰都不想因為逞一時之快而臉上掛彩。

所以眼前這情況大家早已見怪不怪,運氣不好還得聽導演連罵一個小時才能夠休息。只不過這次莫菲大導難得開了金口:「所有人先去休息二十分鐘,只不過那個該死的資深演員給我留下來。」

大夥不禁都鬆了一口氣,雖然感覺有點不好意思,但有個人去當砲灰總比大家在那邊乾瞪眼來得好,床上那個剛才還任人蹂躪的男優也拍了拍壓在他身上的人,接過經理人拿過來的水瓶猛灌,拿著毛巾邊擦邊走出了房間,留下導演和那個準備變成砲灰的人。

****

房間裡,莫菲頂著一張臭臉,反觀法蘭克一臉悠閒的模樣,根本不像是個做錯事情的人該有的反應,就更讓他火冒三丈。

法蘭克論外表,有頭金燦如陽光的頭髮,早年出道還有蓄髮到肩膀,近來則是剪成了短髮,反而更加颯爽,他的膚色不若一般白種人那樣蒼白,而像是打勻且蒸好的奶蜜色流淌在那精壯的體格上,每一塊肌肉在他出力的時候會更顯賁張,再加上被他那雙有如大海一樣湛藍的眼一看,幾乎沒有中標倒地的,那到底是哪邊出錯了呢?

莫菲一邊仔細的打量著對方,外型別說是合格了,簡直已經到了男人女人都會爭著想要上他床的地步,而且對方也不是菜鳥了,雖然他從來不把資歷這種東西看在眼裡,莫菲很討厭那種仗著自己演過幾年的戲就以為完全掌握到戲劇精髓的人,但畢竟能演這麼多片、在這個圈子待這麼久卻依舊沒被取代,一定有他厲害之處。

莫菲當然在挑演員的時候將法蘭克過去拍的片子都稍微看過一遍,不過……他不知道為何,今天拍片的情形跟以往相較就有不協調的感覺,倒不是他跟對手戲的演員不合拍,而是感覺對方有點心不在焉,雖然只是有一點點,但莫菲敏銳地察覺到了,原本以為卡了幾次對方可以進入狀況,沒想到還是像個新人一樣,這也是為何他這麼火大的原因。

「大演員,你到底是怎樣?你之前的作品我都看過了,照理來說你能演出比那些更具有深度的東西,為何你卻沒辦法把我要的情感表現出來呢?」莫菲嘗試讓自己口氣聽起來友善點,雖然他的濃眉已經快要打成死結似的,他還是希望能讓對方聽得懂他要的感覺。

「可是導演,你要的感情到底是怎樣,我還不是很能理解耶。」法蘭克卻無辜眨了眨他那雙澈藍的眼,嘴角勾起一抹優雅的弧度,看上去就像是服務生在面對無理取鬧的客人依然保持從容的態度一樣。

這樣不更顯得是他在無理取鬧一樣嗎?莫菲所剩不多的理智就這樣斷線,他很不客氣地操著一堆髒話大聲罵著:「他媽的你又不是新人了,每件事難道都需要人家教你才會懂嗎?要你表現出來的感情就是好不容易終於得到,卻又想要欺負心上人的感覺,見鬼的這很難理解嗎?Fuck!」

法蘭克卻依舊維持著微笑,「導演,常聽人家說,好的導演就是該引發演員最棒的那一面不是嗎?聽您這樣的說法,是不是應該來個以身作則?畢竟做的比說的還快,我相信以您的專業要教導我這個後輩晚生怎麼表達情感,輕而易舉的不是?」

莫菲一下子被堵得說不出話來,從來沒有人敢跟他這樣說話,應該說有還是有,可是都是白癡的新人跟他對嗆的時候才敢這樣講,當對方氣勢洶洶的時候,莫菲基於比天還要高的驕傲當然是用十倍的氣勢反嗆回去,不過當一個資深演員用這麼好聲好氣的語氣這樣請教你,他卻突然兇不下去了,莫菲乾咳了幾聲,原本行雲流水的國罵都不知飛到哪去了,對方的藍眼卻動也不動的凝視著他,就是在等他的回覆。

莫菲居然第一次將視線移開,他當然大可以繼續痛罵對方,諸如這種事情應該要自己揣摩之類的把他打發,而他的確這麼說了,只不過語氣頗有氣無力的。

「喔?所以導演是不想指導……還是辦不到呢?」法蘭克卻沒有知難而退,反而是往前進了一步,那雙海藍的眼裡閃過一絲揶揄的笑意,成功的激怒了自尊比天還高的導演。

辦不到?這個字在他字典裡根本不存在!

「從來只有我不肯教的演員,沒有我教不會的,衝著你這句話,我破天荒幫你個別指導。」莫菲講出這句話的時候,剛好攝影師與其他人都回來了,認識莫菲多年的攝影師甚至差點被茶給嗆到,他從來沒聽過莫菲要指導別人的,因為他都是傾向讓演員在無情的打罵之中自我成長,真是奇怪,這個演員到底是跟莫菲說了什麼,他還真好奇……

然而其他人則是以更同情的眼光看向法蘭克,導演說要親自指導,這比海嘯山洪暴發還要可怕,法蘭克到底是跟莫導說了啥,他們還真好奇……

莫菲也發現大家都按照他說的時間回來了,這下子這句話也收不出來了,尤其是眼前這演員還不怕死的打蛇隨棍上:「感謝導演的厚愛,就請你多多指教了。」

騎虎難下,就是指現在這種情況吧?

****

當法蘭克從公司那邊挖到莫菲導演的住家,晚上六點真的準時到對方家底下報到時,莫菲也正好把他覺得哪邊不夠的地方整理完,寫了快要兩張A4的紙,滿滿的讓頂著黑眼圈的他有點成就感,哼哼,這還不電死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死孩子。

電鈴一響的時候,他並沒有太過訝異,他就是有種法蘭克會想盡辦法找上門來的感覺,果不其然當警衛通知他的時候,他只是說了一句讓他上來之後便切了對講機。

當他開了門的時候,法蘭克有些驚訝卻也有些失望,失望的是對方已經回復成平常那個模樣,昨天被他調戲時出現的驚惶失措有如船過水無痕;驚訝的是對方看上去一夜沒睡好的樣子,滿屋子的煙味以及令人耳熟的吟叫聲從屋子裡傳出。

不會吧?這聲音聽起來怎樣都像是有人在裡面做愛呀?然而眼前的人看起來卻一點也不在意的模樣,只是說了一句進來吧就自顧往裡面走,法蘭克心想他好不容易才要到導演的地址,就算裡面是在開性愛轟趴也不會把他嚇跑的,所以也只是猶豫了一下便馬上跟上莫菲的腳步。

莫菲的家擺設非常簡潔,客廳除了一台電視,一條長型沙發,除此之外就是滿山的DVD跟其他拍片有關的東西,桌上也堆滿雜誌,而剛才令他在意的淫聲浪語便是從電視傳出來的,仔細一看裡面的男主角還是他,與另一個他已經不記得長相的男優激烈的交合著,莫菲卻一臉像是那在撥放動物星球頻道一樣,眼神絲毫沒有動搖。

他將自己熬夜做完的兩張紙遞給對方,自顧自地說:「我把你之前的片子看完了,把我覺得你很爛跟可以繼續改進的地方都寫在上頭了,你可以帶著那兩張紙回家慢慢研究,我要睡了,不送。」

說完這句他還真的自己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睛不鳥法蘭克了,連電視也懶得關起來,大有電視裡面的男優叫他的,他睡他的的跡象。

這就是大人的餘裕嗎?完全不像法蘭克所想的那樣,他原本以為導演會根本不放他上來,或是極力地把他阻擋在門外,他在腦中演練過好多種怎麼拆招解招的方式,如今被對方用兩張紙和無所謂的態度給一句打發掉,感覺……實在不怎麼好。

可是法蘭克注意到在撥放器前面堆滿的都是他的片子,而那兩張紙上雖然依舊維持莫導嘴賤的風格,但是上面寫的都是他沒注意到的地方,例如肢體語言以及表現的方式,有些演技落入窠臼但他卻渾然不覺,感覺臉上有點辣辣的,卻又很開心

法蘭克這才明白眼前這個人大概是熬夜把他的東西看完,不知花多少時間暫停或是比較片子與片子之間的不同,能夠把GAY片看得這麼詳盡的大概除了莫菲以外少之又少吧?

法蘭克看了一眼睡在黑色沙發上的莫菲,他只穿了一件白色襯衫和牛仔褲,就像是朵開在黑色土壤上的百合一樣對比鮮明,他知道用花來形容一個男人是很奇怪的事,莫菲甚至長得跟嬌小、俊美、娘氣一點關係也沒有,但他就覺得對方可愛,他有著一頭棕色柔軟的短髮,有一雙飛揚跋扈的濃眉,有點鬍渣,怎樣看都是一個普通的中年大叔,而且還是脾氣不大好的那種,但法蘭克就是情不自禁地被對方吸引,想著想著,唇已經湊了上去,濃厚的煙味也阻擋不了他的索吻,當看到莫菲是這樣用心地替他找出演技哪邊不足的時候,他就覺得眼前這男人是如此惹人憐愛。

莫菲本來睡著睡著突然覺得呼吸有點困難,他本能張嘴想要呼吸卻發現有東西滑入他嘴裡,而且好像有人在撫摸他的身體,被鬧到後來有點火大的他睜開眼睛,法蘭克的俊臉近在咫尺,腦袋當機兩秒的他赫然清醒,因為法蘭克捏了他的乳頭一下。

HOLY SHIT!現在到底是怎樣?莫菲下意識地咬了對方一下,逼得對方吃痛的退開,但是對方卻沒有從他身上離開的意思。

看見那雙碧綠的眼毫無睡意的瞪著他,法蘭克感覺從舌尖上隱隱作痛的傷口冒出的血味也化成了一股奇異的甜味,啊!他想看的就是這個表情,不是面癱的看著他們拍戲,也不是那個罵人不留活口的導演,而是更像個正常人的莫菲。

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FUCK OFF!」莫菲火大的叫法蘭克從他身上滾開,無奈對方卻像塊屹立不搖的花崗岩壓在他身上,而且還有把他繼續往下脫的趨勢,靠!他要大叫救命嗎?但他家隔音效果好到就算他把杜比音響開到最大鄰居也聽不到,這下子反而害了自己嗎?

「導演,我把你寫的筆記認真地看完了,但我還是有些地方不懂,還請導演身體力行告訴我哪邊演得不好。」事到如此也不必再跟對方客氣,法蘭克兩手就啪的一聲把對方的襯衫給撕壞,看見那白色的扣子騰空飛起,莫菲啥也沒想就要掙扎,他可不想沒事就莫名其妙在自家被男人幹啊!搞毛啊!他是GAY片導演不代表他想出借自己的屁股啊!

「媽的你這個變態,快從我身上滾開!」第一次發現被比自己人高馬大的男人制伏是多麼可怕的感覺,他被男人迅速地用襯衫反手綁了起來,靠杯喔,他是練了多久才可以這樣熟練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