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婦聯】起床的招呼 (隊長x東尼)

正文:

 

「如果我早上起床對你說,你剛起床的樣子很好看?」

一邊吃著賈維斯做好的熱騰騰早餐,那個有著一頭金燦如陽光耀眼般頭髮的男人開口了,還不忘先把嘴裡的三明治整個吞嚥下去才開口,一本正經的問著讓人會把咖啡從嘴裡噴出來的問題,是,這問題的可愛程度就跟:「我現在可以吻你嗎?」算是同等級的吧。

 

反觀那個嘴裡一邊叼著三明治、一邊目不轉睛瞪著閃著藍色光芒的螢幕,不時用手指俐落的撥滑螢幕,此時聽到同居人的問題才終於稍微抬起眼來看著對方,他稍微挑了挑左側濃密的眉毛,然後嘴裡還嚼著新鮮的生菜發出喀嚓、喀滋的聲響說:「噢,我想你應該是最近影集看太多了,例如欲望城市或是那些溫馨爆笑的愛情劇,不過我還是要肯定你想彌補這七十年的差距所做的努力,不過有鑑於你問的對象是一個滿臉鬍渣而且還會酗酒的大男人而非軟綿綿會化妝愛撒嬌的女人而言,我還是要殘酷且中肯的回答你這個問題。」

 

講了一大串連珠砲才終於講到重點的東尼吞下那口生菜,喝了一口溫度適中的咖啡後呼了一口氣,對賈維斯說了謝謝之後才繼續回答:「好了,繼續你剛剛的提問,如果是撇開我沒宿醉且外加沒熬夜三天兩夜,睡起來的時候沒流口水、或是沒有鬍子亂翹的情形,當然,我總是迷人萬分的。」

 

隊長還正在想要怎樣回話的時候,一道機械性卻迷人的嗓音插嘴了:「老闆,這還要加上你有記得睡前刷牙。」

 

「噢,賈維斯、感謝你的貼心,一直以來都是如此。沒錯,口氣也是滿重要的。這樣我有替你解惑了嗎?隊長?」東尼一臉恍然大悟的打了個響指,接著對隊長拋了一個媚眼,當然,是在嘴裡還嚼著三明治的情況下。

 

美國隊長有一種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的無言,雖然說他應該要習慣東尼這種不正經的調調,但還是無法克服每次從心頭湧現的無奈感,他不知為何每次簡單的問題都可以被東尼搞得情調全失,他其實一開始出發點很簡單,只是想討對方開心而已,That’s all.

 

史蒂芬揉了揉他的眉間,東尼其實滿喜歡把事情藏在心底的,尤其他話特多的時候──雖然這滿難區分的,因為他本來話就不少──不論如何,他還是試探性的問:「好吧,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不應該在早上的時候稱讚你?」

 

OH~NO!我完全不是這意思。」東尼發出誇張的呻吟,那樣子就像是他得知支持的棒球隊輸掉比賽一樣戲劇化,他咚的一聲把藍色的螢幕解除掉,而後兩腿並用讓有旋轉腳架的椅子轉著小輪子滑到隊長的身側,喀啦喀啦。

 

接著他摟住隊長,像隻小貓一樣在對方寬厚的胸膛上磨蹭著說:「不,你當然要說,我喜歡聽。」

 

史蒂芬有些糊塗了,他其實滿多時候不知道怎麼應付東尼,他總是一臉痞笑著,讓人會分不清哪些時候他在認真,而又哪些時候他在開玩笑。又或者該這麼說,東尼甚至在生死存亡之際的時候還總是開著玩笑,而在開玩笑的時刻更是全力以赴、毫無保留,總之他是個無時無刻都以一種游刃有餘、毫不在忽的態度在過生活。

 

這對說一就是一的隊長總是不大習慣,偶爾嚴厲點教訓對方說:「嚴肅點。」的時候,也會被這傢伙嘻嘻哈哈的拍拍肩膀說:「噢,隊長、隊長,你整個人就是用正經作成的你懂嗎?百分之百純正,Pure!放鬆點,來,笑一個。」

 

唉,真不知道該拿他如何是好。史蒂芬嘆了一口氣,回摟住重量幾乎往他身上壓的男人,他其實也不是第一次想過兩人居然會發展成戀人的關係,畢竟他們爭吵過不少次、價值觀也大相逕庭,不過對史蒂芬而言,他不會輕易的跟人發展過於親暱的關係,但只要一交往,他就會很認真、很投入,想給對方更好的……呃,雖然他不是第一次對東尼雄厚到壯觀的財力感到挫敗過,不過他就是想讓對方開心、想讓他總是能這樣笑著。

 

「好吧,那你連剛起床的時候都很美?」一邊揉著東尼的後頸放鬆對方僵硬的肌肉,一邊聽著對方發出舒服的呼嚕聲,有時候因為他稍微施力就讓東尼發出哀號或討饒的笑聲,全部噴在他的胸膛上、熱熱的,癢癢的。

 

史蒂芬嘴邊掛著寵溺的笑容低垂眼簾看著懷中的男人,陽光灑落在他長長的睫毛上像是撒了點點的金粉一樣,從額頭垂落幾縷金燦的瀏海但不致遮住他那雙美麗的藍眼,東尼常笑著說他不知道一個至少有70歲的老頭子可以這麼美型,對史蒂芬而言他不知道自己長得算好看還是怎樣,可至少懷裡這男人覺得不礙眼,那就好了。

 

但他覺得東尼很美。即便黑寡婦曾經笑著說:「噢,拜託,史塔克可以跟鬍渣、跟囂張、跟帥氣扯上關係,但是你說美?這感覺就跟你說他有190公分一樣讓我吃驚。」

 

史蒂芬卻覺得有些困惑,他可以很輕易就列出東尼看起來很美的時候,例如說早上起床他閉起眼睛的時候;例如他很專注在搞他那些科學研究發明的時候──雖然史蒂芬認定那時候的東尼口中吐出的語言不屬於英文的範疇,因為他壓根聽不懂;例如說他總是笑得很猖狂、很像小孩子的時候,又或者夜晚的他主動騎在自己身上……呃,咳咳,這邊還是跳過好了。

 

總之雖然他有鬍渣、會喝酒、體毛也不少,史蒂芬再怎樣也不會把東尼跟女人混為一談,但他就是覺得對方很美、很惹人憐愛,雖然……偶爾會伴隨一點無奈。

 

「謝啦,甜心,你也是。」聽到自己想要的甜言蜜語,東尼狡詐的一笑,接著狼爪伸出,就往厚實的胸膛捏了一把,力道不輕、但挑逗意味十足。

 

TONY!!!!」耳根充血的史蒂芬怒吼著。

 

然而這對東尼根本不痛不癢,他還意猶未盡的多抓兩把,接著感慨道:「喔喔~不錯,手感真好。」他看了一眼史蒂芬,然後嘿嘿笑道:「唉呀,你別一臉被我姦了的感覺好嗎?大不了我讓你摸回來咩?」

 

TONY!!!!」

 

這次東尼把隊長的手直接拉到自己的屁股上,然後拋了一個媚眼給對方說:「現在公平了,隊長,需要作點別的嗎?」

 

「老闆,需要把窗簾拉上嗎?」一道迷人的機械嗓音又適時插入,問的語氣必恭必敬,問的內容卻讓人牙癢癢。

 

「我想應該要吧?史蒂芬你覺得呢?」東尼覺得自己很不錯,還會詢問伴侶的意見。

 

「我都不要……我去晨跑了。」史蒂芬一臉頭疼,再大的性慾早就都熄火了。

 

「喂,等一下,你不是才跑過嗎?嘿!好、好極了!你這健康陽光的男兒不繞個地球四圈渾身不舒服就是。」東尼見他還真的起身離去,不知道自己又講錯什麼話,早上做愛不好嗎?

 

他實在不懂,扒了扒凌亂的頭髮問他最信任的管家:「好了,賈維斯,我不懂為何他又調頭走了?經過之前的身體力行我很確定他不是性無能也不是因為年紀問題勃起不能,所以剛剛應該要順勢發展把我壓倒在地啊?」

 

「是的,老闆,在你動手抓隊長的胸部以前,似乎氣氛都很不錯。」

 

「那叫調情好嗎?我以為他稱讚我美不就是想要跟我滾床單嗎?你懂得,有點像是稱讚女生眼睛好美、脣紅齒白的感覺?那不是意味著:嘿!我們等等來打一炮吧?但為了不要太唐突,所以先來個你真迷人之類的?像是打招呼一樣?」

 

「嗯,我可以很肯定美國隊長的人品道德,跟老闆您下半身的節操定義應該有所出入。」就算看不見賈維斯,甚至就算知道他只是一個程式,但從他應對進退的態度根本會誤認在跟真人講話,而且很不幸的,還是嘴賤又中肯的那種。

 

「感謝你的稱讚喔,賈維斯。」黑髮男人翻了一個好大的白眼,誇張的將兩臂張開又垮下。

 

「不客氣,老闆,如果你願意參考的話,也許下次衝上前去抱住他說:『你不要走!』之類的會見效?」

 

在外頭跑步的史蒂芬一陣惡寒,還連續打了三個噴嚏。

 

Fin.

 

ㄚㄨㄚ不痛不癢ㄤ胸膛兄ㄊㄤ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