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婦聯神兄弟新刊試閱]Come home(ThorXLoki)


那個總是跟在自己身後喊著哥哥哥哥的小蘿蔔頭,那樣澄澈如碧草的綠眼曾幾何時只剩下無邊無際的敵意以及恨意,那樣濃厚的令人喘息不過來,然而淬了毒的綠葉不管看上去多麼蓊鬱,注定是要枯萎的

 

而索爾心痛的就在於此

 

他的確對胞弟想要置他於死這件事感到痛心疾首,但更令他不捨的是弟弟如果再繼續走岔路,腐蝕的終究是他自己,他不忍心弟弟阿,那一路陪他長大一起嬉鬧一起打架,一起被父王罰站,那曾經多麼美好的時光,轉眼間卻像是不可追回的回憶,只能任其如細沙一樣從指縫溜走,不管他握得怎麼用力都只是枉然

 

當他得知洛基還活著的時候,天知道他的心情是多麼激動,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是多麼在意弟弟,要怎麼才會知道一個人是另一個人的心上肉?很簡單,刨掉的時候,就知道了

 

那已經不是痛徹心扉的問題了,而是少掉一部分了,不管用什麼東西都無法填滿那樣的空虛。

 

他一點也不在乎彼此是否有血緣關係,對他而言,那個懂很多魔法,總是喜歡調皮搗蛋最終目的卻總是在吸引別人注意他的洛基,就是他唯一的弟弟,他這輩子注定放不下的人

 

是那樣純粹,那樣美好,卻又那樣……變質了。

 

而一切都是他的錯,他將洛基的存在想得太過理所當然,一直以為兄弟就不會失去、不會離開彼此,他總是以為回頭,洛基就會理所當然跟在他後面,所以他就一直往前跑、往前跑,跟著他的朋友並肩作戰,卻從未想過有一天,回過頭的時候,他的弟弟不在那裡。

 

從未想過那總是崇拜他的小弟會停下腳步,不跟了。

 

洛基說的雖然偏激,但何嘗不是他內心的呼救?他說,他總是活在自己的陰影底下,而的確以前的他過於狂妄自大,目中無人,這也為何父王狠下心來放逐了他,然而當弟弟睜大那雙盈滿淚水的碧眼在失控的彩虹橋上對自己怒吼時,他才驚覺是否自己過於忽略了他的弟弟?

 

彩虹橋斷了,而他在失去弟弟的那段時刻,每晚都會想到他,甚至於有時候講事情講得高興了,回過頭習慣性地想要拍上那個人的肩膀,嘴裡還念著:「我的兄弟總是會挺我的,對吧?洛……

 

揮下去的手,沒有停在那纖細的肩膀上,而是落空了

 

總是漾開的燦笑僵住了,而後有種無以名狀的、他不太熟悉的情愫從胸口蔓延開來,很痛、很悶,而當他看向他的戰友們的時候,他們總是閉口不語,或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看他,或是不自然的提高語調轉移話題。

 

他不知道他朋友怎麼想他弟弟的,他知道他們都想要當作他沒有存在過,好像這樣就不會弄到他的傷疤一樣,可他想他,他知道他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每一滴血都在叫囂著不對不對不對不對!

 

洛基不在,他的弟弟不在

 

這份痛楚,他無法用任何言語去形容,無以名狀卻又真實的讓人泛疼他明明是個皮粗肉厚的,很耐痛,對於哀傷或是挫折也是一覺過去都忘光了,跟傷悲春秋是扯不上任何關係的。

 

可失去胞弟的這件事實卻像一根針埋在心頭肉,平時悶著沒事,可一旦意識到他不在身邊,那根針就開始亂了套,不斷戳著他的心脈,很痛卻又無從宣洩無從取出

 

忘記是誰跟他說,要學著淡忘

 

淡忘?他聽了幾乎啼笑皆非,他很少會把事情放在心上的,很多事情打一架或睡一覺就算了,可一旦讓他擱在心上了,就像擱淺的船一樣,動彈不得了

 

Forget him? He can’t. He just can’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