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哈比人 索林x比爾博&雙子 新刊【 More Than Words】試閱

  
呃、呃!陷入慌亂而不知所措的比爾博想要開口說話,卻被對方伸進來的舌頭將意識攪和得更亂,對方的鬍渣在自己嘴邊磨蹭著,刺刺癢癢熱熱的讓哈比人下意識想要將對方推開,然而他力氣怎麼可能比得過長年從事粗活的索林,就見他雙手都抵在對方胸口上施力卻無法撼動半分壓在他身上的男人。
 
年輕的哈比人漸漸脹紅了臉,不大熟悉接吻的他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想要張嘴卻只是讓王子的進犯更為深入,他都聽得見兩人舌頭交纏時發出黏膩的水漬聲,這讓比爾博更是羞愧地想要逃走,然而他被困在男人的鐵臂之間根本動彈不得。
 
時間一拉長,他原本推開的動作也因缺氧而變成拉住對方的皮草,無意識弄得像欲拒還迎般,尤其當對方發現不對勁而鬆口的時候,小飛賊還露出一臉傻呼呼被吻得七葷八素的茫然模樣。
 
他為何總是可以這麼可愛呢?索林吞嚥了一下唾沫,燥熱感因為這個吻更加嚴重了,他從來不知道在國破家亡之後,還會真的對一個人──而且還不是矮人的男人動了真情,他的確是一心懸於奪回家園伊魯伯身上,但他沒辦法不對那個說如果能夠的話,願意幫助他們奪回家園的男人另眼相看。
 
他曾經覺得他是個累贅,真的,他搞不懂甘道夫在想什麼,會找一個大外行來當他們第十四個遠征隊的夥伴,總是要讓人擔心,他那比自己還要瘦小的身軀,彷彿隨時一回頭都會突然不見了一樣,而且那極低的戰鬥力實在讓人頭疼,他承認當那小哈比人腳滑差點落入懸崖的時候,他差點心臟都停了,他寧願對方繼續窩在他的家鄉,窩在那無憂無慮的夏爾山林間,而不是陪著他們踏上極有可能有去無回的遠征。
 
所以一路上他對他實在沒有給過多餘的好臉色看,但不知為何那哈比人卻沒有因此退縮,是,他有好幾次大可以直接扔下他們走掉,可他沒有,從半獸城奇蹟般逃出來的時候沒有,甚至還拚了性命做出根本不是他該做的事情,他從未想過那小小的身軀會爆發出那麼大的勇氣,毫無作戰經驗的他膽敢衝向半獸人就為了捨命保護他,如果這樣都不足以讓他心防擊潰的話,那他與殘酷的阿索格也相去不遠了吧。
 
他原本以為也只會這樣而已,就是多一個值得擁抱的好夥伴而已,會演變成現在這種局面是他萬萬想不到的,但是當他意識到自己好幾次會因為哈比人跟自家侄子走太近而感到不悅,他會更加頻繁的想要摟住這個小東西,揉揉他棕色的軟髮時,他就知道自己不對勁了。
 
他有想過要壓抑,畢竟這遠征的路途上險象環生,實在不是談情說愛的好時候,而且他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壓在他肩膀上的不僅僅是他祖父、父親的遺願,還有伊魯伯的子民們的期盼,他不應該想這些風花雪月的。
 
可是也許是他壓抑的過久,或者是他以往都不曾遇到這麼令他怦然心動的,而生物的本能有時真是誠實的很可惡,越是感覺到可能沒有明天,越是會追尋本能的短暫快樂,即便那只有一秒有如溺死前的稻草一樣。
 
當然他不免說那兩個侄子一直在那邊明示暗示也起了不少鼓舞,矮人是出了名的固執,他很固執於要把事情全部完成再去追尋自己的快樂,而相對的,他的侄子乃至於他的夥伴們都固執於他勇於追尋自己想要的,巴林甚至還說他認識的索林王子是個勇於衝向阿索格一決勝負的男子漢,所以壓倒一名哈比人應該不成任何問題才是。
 
 
不,他以都靈的名義發誓,這問題有點大。
 
 
他每次看著哈比人那樣傻傻回望著自己的時候,都覺得自己懷抱的思想有點邪惡,被那樣澄澈的雙眼凝視著,實在很難做出比摟抱更逾矩的行為。
 
有一次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親了對方一下,就只是輕輕的一下而已,哈比人就像被史茅格的火焰燙著了一樣,臉紅的不像話還整整躲了他兩天,假借著躲在奇力、菲力或是波佛的身旁,連眼都不敢跟他對上。
 
 
矮人王子那幾天不是不鬱悶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