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 薩爾x利恩 R18 合本《Obsess and Shame》試閱

 
(片段R18收錄)

 
薩爾輕輕一笑,開始認真套弄起對方的性器,一邊伸出另一隻手揉捏對方的乳頭,男人啊,就只有身體誠實的時候無法偽裝,瞧,這不就開始了嗎?他手中那塊肉開始逐漸升溫、膨脹,而那張總是淨出髒話的嘴也安分了,緊咬著他的下唇不放,生怕他最後一道防線會失守那樣,非常懂傷口上撒鹽的薩爾輕聲笑道:「你可以放聲叫出來沒關係,反正你有什麼反應我們都看得一清二楚,不差你這聲呻吟。」
 
利恩只是吐了對方一口血水以示回應,當然下一秒他就痛得臉色發青,因為面無表情擦去臉上唾沫的薩爾非常用力地握住利恩的命根子,這下子換身後的薩爾卡多伸出手來懲罰性的拍了一下利恩的屁股罵道:「給我放鬆點,你這婊子,想把老子的手給夾斷嗎?」
 
啪啪兩下,利恩就感覺自己的屁股紅起來了,他真的很想罵他們,問候他們的共同祖宗十八代,可是弱點被握在敵人的手上,再怎樣剛強不屈的戰士也有不得不低頭的時候,他選擇忍氣吞聲,尤其是他已經淪落到這番地步,他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不要起反應,他只能緊緊握住他心底殘存的那片尊嚴,那是僅屬於他,其他人都無法侵入的神聖領域,他盡量讓自己放空,當作是自己在打手槍那樣。
 
可是當薩爾卡多觸及到他體內的那塊區域時,他異常緊繃的身子出賣了他,薩爾卡多微微勾起一抹微笑,很惡質的那種笑容,接著又嘗試按壓了一下,這次他聽見那一直緊咬下唇的男人吐出了氣音:「他媽的……啊!」
 
嗯,看來他找對地方了。薩爾卡多又塞入一根手指,這次他還用金屬手稍微將對方臀穴搬開方便他的指頭更為深入,而當他又來到那塊區域的時候,這次戳頂的結果是對方的右膝在微微打顫著,這讓他得意的吃吃一笑,提高音調問:「欸,薩爾,你那邊有沒有反應啊?」
 
雖然這樣叫自己很怪,不過薩爾卡多漸漸開始適應並且從中取得樂趣。
 
站在利恩身前的另一個他報以微笑,一邊吹著口哨說:「何止是有反應?他根本樂得被你捅屁眼好嗎?」
利恩深吸一口氣,嘴裡滿是血味的他咬牙忍住,他從來不知道男人被摸後面也會有反應,而且雖然變態們口出惡言沒一句能聽,可他有反應也是不爭的事實,他感覺到自己有點想哭,委屈、受虐的情緒來得莫名,可他硬是壓下在眼眶裡打轉得酸楚,不許哭,這是他最後一絲的堅持,不許哭。
 
那快感來得可怕,利恩在心底咒罵著,他感覺原本在後穴裡連一指都窒礙難行的窘境,到了現在變成可以含入男人的三指,他到底該讚嘆人體的能屈能伸,還是該詛咒在這當下還有辦法感到快感的身體?他感覺到男人的指節在他體內那點敲擊著、按揉著,扣著令人發狂的節奏,像是在敲門一樣,而那扇門通往他一點都不想理解的肉慾世界,至少他不想在此時、此刻、此人身上體會到。
 
可他的身體背叛了他,或者說比他更忠實於欲望,身體這東西沒有所謂的尊嚴,也沒有榮譽,很誠實的反應出被加諸於上的愛撫、疼痛所起的反應。他感覺到自己的鼻息不受控制的加重,而他的陰莖也在穿著制服的這個男人手中逐漸變大、變濕,他幾乎崩潰的感覺到無關意願的快感逐漸滋生、麻痺了他的知覺,他甚至不小心讓幾縷喘息溢出唇外,即便他想挽救也無濟於事,因為被套弄的快感以及被戳到前列腺的兩相交錯的刺激下,他知道自己想忍也忍不住,這就像螳臂擋車一樣可笑,他最後顫抖著宣洩而出時,幾乎想要放聲大哭,他閉上眼不去看薩爾的表情,那會是壓死他的最後一根稻草,而他破碎的自尊禁不起多一絲的折磨。


---試閱到此為止,更多肉肉請帶銀兩來贖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