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6/9突發原創消防員x警察本【Five Kisses】試閱

 菲利克斯翻了翻白眼真恨不得暈過去算了,這下子真是丟臉丟到家了,該死的,他只希望消防隊能比那些狗仔媒體還要快一步趕到,天知道如果他要是因為這糗事被刊上新聞的話,前途無亮不說還會狠狠被上司刮一頓吧。
 
菲利克斯懊惱的咕噥一聲,今天真的不是很走運,早上剛醒昏昏沉沉不小心把鬧鐘撥到地上,賞他個當場五馬分屍,零件掉滿地不說,起床時還因為過於匆忙不小心踢到大拇指,痛得他的心肝唷都跟他的眉頭揪在一起了,然後呢,他剛剛才發現他出門太趕,忘記帶手機,這下好了,根本沒人能聯絡得到已經上班遲到的他。
 
這下子全勤獎金什麼的,唉,掰掰。
 
他是一個普通的紐約小警員,其實小時候最初的夢想是想要當消防員,但是有懼高症的他很快就打消這個念頭,總不會有人看到抓著雲梯不放、牙齒抖得比受困者還要厲害,說不定還被反安慰說:「乖喔別怕,我們快到地面了。」的打火英雄吧?
 
亂不帥氣的,而且肯定考試過不了關。
 
但是山不轉路轉,之後迷上影集以及警匪片的他好崇拜那些在犯罪現場面不改色蒐證,或是拿著槍、開著警車一路追趕兇惡的壞人,他一直想成為能夠將大壞蛋壓在警車上替對方上手銬,唸著那串公式化的米蘭達宣言,總之消防員當不成,當警察也可以吧?
 
好不容易努力、努力終於擠進紐約市警局,可他不是燈光媒體的焦點,不是重案組那種率領團隊辦案的警督,當然也沒有變成CSI犯罪現場的主角出盡鋒頭,他就是個很普通的警員,老老實實的完成上頭交代的每一件事情,當發生什麼槍擊命案,凶殺命案的時候,他不是鑽進去現場研究或採證的人,當然也不負責推理扮演現代版夏洛克,他就是負責第一時間抵達現場拉起黃布條,詢問一下附近探頭探腦的鄉民們到底有沒有人目擊發生了什麼事,管管秩序,負責開車子巡邏或是支援那種很普通的警員。
 
不過菲利克斯一點也不覺得氣餒,他還只是個就職一年半的小菜鳥,想要成為上述那些偉大的警督或是更高階一點的,當然就要從基層幹起,他很喜歡他的工作,不過警察這一行呢還是有不得不對現實低頭的地方就在於這薪水真的不是很多,而在紐約租個雅房還勉強過得去,但租個套房就真的異常吃緊,幸好之前有個不錯的室友跟他一起負擔,兩個大男人一起使用三房一廳一衛浴設備倒也不算擁擠,而且他的室友習慣算不錯,兩個相敬如賓倒也過得相安無事,可惜,那是『之前』。他的好室友因為職務調動的關係所以要搬家了,這讓菲利克斯苦惱了一陣子,因為如果對方退租的話,他一個人住套房肯定負擔不起,可能要考慮退租另尋住處,不過這間套房他住得很習慣,而且離紐約市警局頗近,一時之間也難以說搬就搬。
 
幸好前幾天東西收拾得差不多的室友說他的朋友最近也想要在這附近租房子,離他工作地點比較近。他覺得既然菲利克斯也缺有人跟他一起分擔房租的人,倒不如直接將鑰匙交給他朋友,這樣菲利克斯也不用苦惱該要退租還是繼續咬牙死撐下去,覺得問題一時之間解決的菲利克斯很快就同意了,因為他的前室友是個很不錯的人,他相信對方推薦當他新室友的人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去……
 
還沉浸在思緒裡面的菲利克斯聽到由遠而近的消防車聲才回過神來,忍不住鬆一口氣的他將懷中的貓咪摟得更緊一點,還一邊摸著對方的毛一邊噓聲安撫:「沒問題的喔,消防員等等就來了,等一下就放你下去。」
 
今天整件事的開端就是懷中這隻小傢伙惹出來的。菲利克斯嘆了一口氣,他今天早上因為起晚了,所以匆匆忙忙就出門,買了甜甜圈跟咖啡準備當早餐的他小跑步經過這個公園、經過這棵樹前的時候,就被一個學生攔住。
 
那是一個金髮綁著小辮子的女孩,看上去應該是要去上小學,背著紅色的書包看上去滿可愛的,她奶聲奶氣的說:「警察先生,那隻貓咪困在樹上了,你可不可以去救牠下來?」
 
貓?被困在樹上?這聽起來就哪邊怪怪的啊?可順著女孩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還真看到一隻全黑的貓咪站在右邊的樹枝上,像是想要下來卻又不知道怎麼下來,不斷發出喵嗚喵嗚的聲音,感覺還滿可憐的。
 
看著小女孩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盯著他瞧,一副就是希望自己大顯身手去英雄救貓,此時就算有懼高症怎樣都說不出口吧?何況男人最討厭的就是在女孩子前面漏氣了,尤其對方還一臉視你為救星的時候,拒絕的話怎樣都說不出口,而且看了一下這高度……應該還在自己可以忍受的範圍內,菲利克斯深吸了一口氣,將手中那一袋早餐委託小女孩替他拿著之後,便雙手雙腳並用爬上樹,並且對似乎有點受驚的貓咪連聲安撫:「噓、噓,沒事的,我不會傷害你,過來我這邊。」
 
然而聽不懂人話的貓咪尖聲喵了一聲非常不給面子的繼續往上爬,牠往上爬,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往上,於是等到那隻貓終於躲到無處可逃的時候,又或者是他誠懇的態度打動了牠?總之原本死活不屈的貓終於願意試探性的靠近他,然後讓他抱在懷裡,這下子好了,原本以為可以功成身退的他在看了一眼下方之後差點沒暈倒,他剛剛粗略估計一下那隻貓停在約莫三尺到四尺高左右而已,可就在他們你追我跑啊哈哈小遊戲之後,這看下去的高度至少有九尺吧!天啊,他下不去!
 
意識到自己站在高處的菲利克斯一隻手捧著貓,一隻手緊抓著樹幹,冷汗不斷從額際滑落,他深呼吸了好幾口氣要自己冷靜,雙腿發軟的他靠在樹幹上不敢妄動半分,好,好極了,他現在該怎麼辦?鎮定,他可是紐約市警局的警察!他要鎮定!好,手機在哪,手機……該死的他努力貼著樹幹把自己身上摸遍了,就是沒摸著類似手機的觸感,所以他應該是沒帶。
 
噢,好吧,他不能往下看,應該有人會發現他吧?
 
……幹,可是他現在處在一種很尷尬的狀態,想被人發現,又不想被太多人發現,嗚嗚,誰快來救他啊?剛剛的小女生呢?呃,好極了,他稍微抑住恐懼往下觀望一下,應該是去上課了……啊、啊哩?那他的甜甜圈哩!!就這樣被帶走當人家的早餐了嗎啊啊!
 
唉,算了……好餓喔,早知道會被困在上面他就連那整袋一起帶上來,還可以邊吃邊等人家來救他哩……
 
苦中作樂的菲利克斯一邊嘆氣一邊摸著那隻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貓咪,唉,剛剛還心有芥蒂的貓已經舒服地窩在他懷裡找了個好位置蹭蹭,根本不知道他為了牠被卡在一種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進退兩難,不過要發難實在也不忍心,誰叫這全身黑毛的小傢伙實在太可愛了,就連眼睛也是很罕見的烏黑,真虧那小女孩看得見牠,要是行走在夜裡根本不會有人發現牠吧?
 
就在他一邊盡量發呆一邊盡量不要在意自己可能會被POYOUTUBE上的這件事時,他就聽見雲梯車嗡嗡嗡往上升的聲音往這邊靠近,正當他鬆了一口氣希望快點結束這場鬧劇時,定眼看清楚坐在雲梯車上來拯救他的消防員時,他瞪大了那雙藍如天際的眼眸,不可置信的怪叫一聲:「不會吧?!是你!」
 
噢,他的運氣可以再背一點。
 
站在他眼前的男人有著一頭黑色短髮隨意的往腦後梳攏,同樣烏黑如墨的雙瞳--奇利安.歐格曼--也就是他現任的室友,那雙濃眉在看見自己的時候也很明顯挑得老高,顯然他們彼此都沒辦法忘記他們的初次見面的不愉快,從對方右頰上還留下瘀青的痕跡就是證明,因為那就是他打的。欸,不是他濫用公權力還是怎樣的好嗎!他對天發誓是對方鬼鬼祟祟在先,不能怪自己訴諸武力在後。
 
看著眼前將頭髮梳的一絲不苟的金髮男人,奇利安克制不住的想要大笑,但是看在往後還要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他還是很有良心的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不要讓他看起來太過愉悅,他在接到有警察和貓咪一同被困在樹上的消息時,他還下意識地看了一下日曆確定今天不是愚人節,天!警察耶!人民的公僕,正義的先驅怎麼可能被小小的樹木給難倒,偏偏…還真的有,而且對方竟然還是他的新室友--菲力克斯.特納--那個在初次就面就和自己打了一架的火爆小警察?!
 
就這樣,兩人一時之間因為舊仇的關係僵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而為什麼說他們有舊仇呢?事情的經過都要從幾天前的晚上說起--
 
那天晚上菲利克斯剛好肚子餓了,想說去附近的便利商店隨便買個東西墊墊胃,趕在人家十一點關門前去掃了幾個麵包,結果一回來就發現有個不認識的人站在他家門口,拿著一根髮夾還是鐵絲的東西嘗試要撬開門鎖,他當下反射動作去摸褲管想要拔槍,摸空的他楞了兩秒才懊惱的反應過來他因為出門時覺得很近,就偷懶沒有佩槍跟警棍直接出去了,不過警徽倒是有帶著的他立刻出示警徽並且大聲喊道:「別動,我是警察!」
 
在寂靜的走廊聽到大喊聲,奇利安嚇的心臟漏跳一拍,連手中的解鎖小幫手都不給面子的掉落地上發出清脆細小的聲響,他低咒了一聲,出門忘記帶鑰匙已經夠讓他火大了,怎麼這時候還有人要出來鬧場?老子明天可是要早起去參加那個見鬼的演習,難道就不能讓他好好休息一下嗎?
 
他往聲音的出處一看,就見一個看起來和他差不多大年紀的金髮男人手上拿著不知道甚麼鬼東西--天太黑看不到--警戒的看著他,這傢伙剛說甚麼來著的?噢!警察,他說自己是警察?對此奇利安是冷哼了幾聲,這傢伙看起來就一副沒經驗的模樣,警察?連隨身配槍都沒掏出來還警察?根本就是還在讀警校的毛頭小鬼吧?
 
菲利克斯見對方的表情一臉不屑,接著彎腰撿起他的開鎖道具,似乎不想鳥他的警告,反而繼續手邊的動作,哇靠他沒見過這麼囂張的賊啊!是他講得不夠清楚還是怎樣嗎?好啦,他也知道沒隨身攜槍是他不對,要是被長官知道肯定被唸到臭頭,尤其是幹他們這行的很容易結仇家,誰知道會不會走在路上被人碰碰兩槍送到醫院去,不過他有稍微迅速打量了一下對方,推定對方應該是沒有持槍的,這讓菲利克斯比較安心一點之後卻仍沒放鬆警戒,他又重複了一次:「我說我是警察,別動。」
 
他一邊說一邊靠近對方,既然對方沒有持槍,他應該可以徒手把對方扳倒逮個闖空門未遂現行犯?
 
雖然菲利克斯也很納悶為何對方看到自己沒有像是一般的小偷一樣溜之大吉,反而還繼續很囂張的進行開鎖大業,還當著他的面!混帳東西!就算沒有佩槍,他依然是警察好不!惹熊惹虎就是別惹紐約市警察!
 
奇利安聽到對方不斷的重複自己是警察的言詞克制不住的翻了一個白眼,好的,是的,他知道對方是警察,而且絕對他媽的是一個菜鳥警察,所以可以不要在打斷他的工作了嗎?被困在自家門外已經夠讓人生氣了!而且該死的…這扇門是和他作對嗎?以他開鎖的技術竟然花了一分鐘還沒有打開?!被他那群同事知道絕對會想死一票人的!
 
「我在跟你說話啊,混帳東西!快點滾!不對,我要逮捕你。不准跑!」菲利克斯覺得多說無益,決定直接把對方打趴比較快,頓時將警徽收到口袋裡的下一秒就出手了,完全讓人措手不及,廢話,等到歹徒有備再出手就換他們警察躺屍了好不?!這講求的不是公平,而是生存。
 
奇利安完全沒想到對方竟然會出手攻擊他,防備不及的被擊中臉頰接近眼角的地方,而且看不出來對方看起來有些瘦小還比他矮了半個頭,力氣卻意外的大,衝擊的力道竟然讓他必須扶住牆才可以穩住身子,但他也不是打不還手的人,張開雙臂衝向對方擒抱住對方的腰往邊上的牆壁甩去。
 
「小菜鳥,你真的很煩耶!」語落他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陣陣刺痛讓他抽了一口氣。
 
小、菜、鳥?後背撞到牆上的菲利克斯聽到這稱號一把火都上來了,瞇起那雙湛藍眸子的他再度出拳,雖然他只是個小警員,可是身手在隊伍中算不差,甚至被前輩稱讚過是小有天份的,閃過對方兩個拳頭的他一邊叫著:「該死的,我一定會在報告加上襲警跟口頭侮辱這兩項,該死的小賊,好手好腳啥不做來偷東西,今天不把你打趴老子就跟你姓!」
 
他抬腳直接狠狠瞄準對方膝蓋踢去,接著在對方稍微重心不穩的時候,再快狠準的將膝屈起狠狠往上一踢,嗯,攻擊人家的老二雖然頗不道德,可是他現在只想迅速把對方打趴在地,就要選最有效率的方法不是嗎?
 
膝蓋中了一腳的奇利安下意識咬緊牙關不讓呻吟聲流露出來,注意到對方緊接著而來的撩陰腿,讓他爆了一句粗口,「幹!你是娘們嗎?大男人攻擊哪有人踢這的?」然後他放任自己重心不穩的向後跌倒,剛好驚險的躲過可怕的一腳,反射神經快的嚇人的他也不忘抬腳踹了對方的小腿肚,將對方踹倒。「還有誰他媽的是小偷呢?!這裡是老子的家!!」
 
「這是我家啦還你家哩,區區一個小偷我不用跟你說啥道義,乖乖給我束手就擒,否則我就再多上一筆拒捕的罪名。」冷不防被對方踹倒的菲利克斯手上的麵包全部飛了出去,接著直接整個人壓在對方身上,聽到對方大言不慚直接宣稱這是他家時更加讓他火冒三丈,他試圖壓制對方不要讓對方有機會爬起來,所以他用全身重量坐在對方的胸腹處,而後一隻膝蓋壓住對方右手臂的穴道,一邊用手勉強壓制對方不安分的左手,該死的他到底是吃啥的力氣這麼大!菲利克斯是很不想在對方身上耗費太久時間,已經夠餓的他現在只想好好坐在電視前把麵包塞進嘴裡,再喝完一杯冰牛奶就去睡覺。
 
「所以,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乖乖投降讓我逮捕你,已經夠晚了老子不想跟你鬧。」他喘著粗氣瞪著對方下達最後通牒,因為對方掙扎的力道過大所以他雙手並用壓低身子好讓壓制的力道暫時壓過對方,這也無意間讓兩人的臉靠得有點近。
 
「操你的逮捕!你這小菜鳥講不講道理?就說了這是我的家!我出門忘記帶鑰匙再加上這鬼時間哪來的鎖匠幫我開門?!我他媽的不能自救行嗎?!」奇利安哪會乖乖的不反抗,受過消防員訓練的他力氣可不是擺好看的,他掙扎著想要起身,哪知道身上的人壓的更死,原本很靠近的臉又逼近許多,他這才發現…其實這小菜鳥有一張非常好看的臉孔,但是好看也不代表他會乖乖坐以待斃,就在掙脫的同時他感覺到唇邊似乎有甚麼輕柔的物體擦過,非常柔軟,不過只有短短的一瞬間。
 
這邊倒是完全沒注意到自己擦過對方嘴唇的菲利克斯只懊惱的想著真該把對方銬起來,不然他一直掙扎實在很討厭!噢,對,他早該他媽的想到這點啊!唉,都怪他太習慣平常是從背後制伏對方再反剪雙手上手銬,不過亡羊補牢、猶未晚矣!他使出全身的力氣盡力壓制對方,一邊伸手去摸自己的手銬一邊說:「你有權保持幹!」
 
奇怪,奇怪?!他怎麼沒摸到該有的金屬觸感!別跟他說他除了連槍、警棍以外,外帶連手銬都跟著放在家裡了,幹他放在家裡幹麼啦!看門嗎?!
 
「幹什麼幹?你該不會忘記那該死的米蘭達條款了吧?」聽到對方突然中斷發言爆粗口,奇利安停止掙扎疑惑的看著幾乎坐在自己身上的人,發現對方僵直了身體,他嘲笑著,「就說你是小菜鳥吧!竟然連應該背的滾瓜爛熟的米蘭達條款都忘記?真懷疑你是怎麼從警校畢業的!別告訴我你這傢伙不僅忘記米蘭達條款,甚至連手銬都忘記帶出門!」
 
「給我閉嘴!輪不到你來教訓警察,你這臭小偷!」脹紅了臉的菲利克斯立刻伸手往對方額頭打去,為了證明自己沒有忘記米蘭達條款,只不過是忘記帶手銬的他馬上很敷衍的說出一大串:「你有權保持沉默。如果你開口說話,那麼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作為呈堂證供。你有權請律師,並可要求在訊問的過程中有律師在場。如果你請不起律師,我們將免費為你提供一位律師。在訊問的過程中,你可隨時要求行使這些權利,不回答問題或者不作出任何陳述。」
 
拜託,他打小就在看那些警匪片,天天看、每天看,還要請母親錄下來,怎麼可能會忘記!好不容易有口無心唸完這串制式性的條約,翻了翻白眼的菲利克斯反嗆回去:「這下你滿意了嗎?我沒有手銬也可以將你逮捕,奉美國政府賦予我的權力,我今天就算要用衣服把你綁起來也不是不行!」
 
話方落,他真的說到做到迅速脫下自己的T-Shirt,一臉今天老子沒有把你綁起來他就不幹警察的來勢洶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