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8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WT34新刊--哈比人Kili X Fili新刊【Promised Land】試閱部份Part2

 卷軸停下浮現字跡的動作,倒不是因為他的抱怨已經寫滿了正面該換背面了,而是因為他怎麼都忘記了,還有一題啊!他真的是跟這兩個笨蛋相處太久自己也被傳染犯傻了,呵呵呵呵,這題真的非常有趣,如果他有人形的話就就可以看到他嘴巴都要笑裂了,難得終於可以整整這對兄弟何樂而不為?何況他並沒有違反遊戲規則,只不過是將題目的順序對調了一下,而且這題目還不需要提醒他們,只要自動執行就可以了,哎唷,他已經忍不住看他們明天兩早上起來的反應了,可惡!太陽怎麼還不快點升起呢?
 
就在此時那疊疊起來的衣服微微透出了些許金色的光芒,接著壟罩了躺在床上根本睡死的兩個人,進而光芒旺盛到幾乎整間房間都在發亮,而被包圍的那兩個人看起來就像兩條裹好金色麵粉可以下鍋的大肥蝦一樣,明明這麼耀眼卻一點也不影響到熟睡中的兩人,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甚至連翻個身、抓個癢都沒有,活像是兩具動也不動的屍體,任由內圈最亮眼趨近白色的光芒逐漸滲進他們的體內,當最後一絲白光消失的時候,原本照亮整間房的其他金色光芒瞬間消失,霎時房間又歸於一片黑暗,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是那樣安詳且寧靜。
 
此時又聽見內襯裡面的卷軸發出微微聲響,像是惡作劇完成的小孩洋洋得意想拼命忍住卻還是偷偷竊笑,而卷軸上原本洋洋灑灑的墨水全部消失,只留下一句:『遊戲開始了,好好享受。』
 
 
 
一大清早,菲力難得比奇力早起,原因無他,很想賴床的他最終實在敵不過尿尿的生理需求,感覺膀胱脹到要炸掉的他心不甘情不願的起身,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小心翼翼推開習慣摟著他的弟弟,他沒注意到手上壓到軟綿綿的東西,腦子根本還沒清醒的他渾渾噩噩的爬下床,一邊推開房門走到隔壁間的廁所,他們因為住在碉堡,所以索林當初建造時就有用石砌了兩間廁所和一間共用浴室,以防兄弟想尿尿還要大老遠跑出去撒野或是從城牆上直接尿下去,難看,有損他王族的尊嚴,就算失去了伊魯伯那麼久,索林依舊不忘記他是王族的身分,那是與生俱來的霸氣跟王者氣勢,那份留著王族血脈的驕傲刻印在他的靈魂裡、骨髓裡,並不會因為落於克難的處境就消失殆盡,不會風化、更不會鏽蝕。
 
就是這樣的王族氣勢跟手腕才能夠帶動藍山山脈的繁榮,忙碌的索林不忘照顧兩個外甥,以嚴格的標準要求他們,希望把他們拉拔、培育成能獨當一面的矮人戰士們,而菲力跟奇力也一直以舅舅的背影作為偉大的追尋目標。
 
所以兩兄弟很感謝舅舅在家裡打造了私人的衛浴設備,雖然他們從沒研究過馬桶底下的水管要怎麼接、糞水要怎麼排,總之能用就好,而且其實也就是用石頭砌成上面挖一個洞,上面還放一塊木板,規定所有人上廁所都要坐著不准站著免得亂滴。
 
上完廁所之後旁邊還有現成的水可以使用,這當然也只有他們家才會有,一般人是要出去打水或是挑水的──所以小時候他和弟弟過於頑皮把水管弄破,用得整間廁所都是水還淹出來,活該被揍。
 
菲力一邊拉下褲子一邊坐下,想要握著垂軟的屌對準那個孔,這一握卻落空了。
 
怪了,是自己沒睡飽嗎?菲力有點不耐煩重新又握一次,還是沒有。
 
幹,啥小?
 
這次菲力終於睜開眼睛,疑惑的往自己下身一看,這不看還好,一看他先頓了好幾秒,接著手又在自己下半身抓了半天,沒有,真的沒有!!!
 
「我操他媽的搞什麼東西都靈的鬍子啊我的屌不見了啊啊啊!!!!
 
這一聲慘烈的叫聲不僅充斥了整間廁所,大概整間碉堡到一樓都聽得見他的鬼吼鬼叫了。
 
菲力壓根沒想到會吵醒誰,他一臉慌亂,接著感覺到下體一陣涼意……好吧,驚嚇過度的他還是順著生理需求尿出來了,不過好怪啊啊啊!為何會流到屁眼啊啊啊!他的屌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裂口,而這讓他尿尿超級不方便,為何沒辦法像以前那樣?
 
不,菲力,鎮定點,這一定是在作夢。金髮的矮人喘了幾口氣之後馬上決定逃避現實,不斷這樣安慰自己,還坐在馬桶上不知所措的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用力點!把自己打醒!屌就會回來了!
 
這沒打沒事,一拍,當他的指腹碰到光滑的臉頰的那瞬間,另外一聲慘叫又從廁所傳出:「幹搞屁啊我的鬍子我最寶貝的鬍子啊啊啊!!!!」
 
這下子他不經意連矮人語最難聽的髒話都講出來了,只因為人生一下子起床發現失去了最寶貝的兩個命根子,而且還真的是沒了命根子。
 
這不是欲哭無淚可以形容的啊!他到底變成什麼鬼東西了?
 
不,不對,他一定還在作夢,對,他只要轉開那個水龍頭,沖個冷水就會清醒了!菲力索性把衣服全部脫掉,同時轉開水龍頭。這不脫還好,一脫光加上冷水沖上他的身體瞬間又傳出第三聲慘叫:「我為何會多這兩坨東西啊啊啊!!!不要啊!好冷啊幹我不是在作夢啦嗚嗚嗚!讓我死了吧!」
 
大受打擊的菲力又多發現一件事,他連從喉嚨裡發出的尖叫聲都變得又尖又細,就像個娘兒們一樣。
 
不,不是像而已,沒了屌、沒了鬍子、多了胸部的他此時此刻,變成了貨真價實的娘兒們。
 
天啊,都靈在上,讓他死了吧,噢,更正,是『她』
 
這樣頻繁且大聲的尖叫,沒耳聾的人都吵醒了,何況是睡在隔壁房的奇力。
 
奇力黑著一張臉睜開眼睛,瞬間翻身下床,抄起擺放在床邊的匕首悄然無聲的接近廁所,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奇力有起床氣,除非是寶貝哥哥來叫他起床,否則就算是都靈親自前來他都敢破口大罵。
 
所以簡單來說,他現在心情是極度的不爽,先別說睜開眼睛那一剎那沒有看到寶貝哥哥的睡顏,光是這吵死人的高分貝鬼叫聲都讓他想要發怒,但是現在最讓他憤怒的事情是…他們家進然闖進一.個.女.人?!
 
別懷疑他為什麼聽的出來,這樣高分貝的聲音除非被你被閹了,否則不可能會是一個男人發出來的聲音,這讓他非常、非常的不爽!他不懷疑是哪家女孩子想偷偷接近他寶貝哥哥而悄悄潛入他們家,因為真的曾經發生過!!
 
都靈在上,人類的女人都這樣剽悍嗎?!
 
他透過沒有闔上的門縫往裡頭看去,就見一名金髮的女孩背對他光著身子在裡頭又叫又跳,那尖銳的聲音刺的他耳根生疼,腦袋像是被槌子狠狠撞擊過,他飛快的潛入廁所,粗魯的抓過女孩的頭髮拉向自己,手中的匕首反手握住抵著女孩的咽喉,「妳是誰?」
 
「呃!奇力!你給我放開,混蛋!我你哥都認不出來嗎?」變成女生之後發現力氣根本敵不過對方,菲力還沒能消化突然變成女人這件事情回過神來,又突然被他弟這樣粗暴對待……要不是因為她現在是女生,她真的會反剪對方的手腕……不對,菲力楞了兩秒才看清握著匕首的手指非常纖細,不是男人的手指,而是女生,而剛剛在她耳邊說話的聲音也不是他弟,雖然含著還沒睡醒的怒意所以有點低沉,但是絕對沒有到男人的嗓音那麼低。
 
所以他家進入了別的女生?還是說……該不會連奇力也?
 
菲力一意識到這件事情,眼神突然變得銳利,雖然她現在空手而且頭髮被抓住,咽喉還被抵著匕首,但非常習慣近戰繳械別人的她先是扣住對方握住匕首的那隻手腕,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全身的力氣踩向對方的腳背,趁著對方吃痛的那一瞬間反剪對方的手腕讓不長眼的刀鋒離她稍微遠一點,可後面那個女生更加粗暴拉扯她的頭髮,菲力火大了直接用全身力氣狠狠肘擊對方,她很確定這下絕對有擊中對方的胸窩,而且該死的這觸感也太軟了確定對方真的是女人,她沒打過女人,可是現在本能求生的意志壓過一切,她趁對方稍微往後退且鬆開她髮絲的瞬間整個人往下一蹲,接著一個前滾翻的她成功脫離對方的箝制,手上還握著方才離自己咽喉只有幾公分距離的匕首,她將匕首橫在胸前壓低身子做好隨時攻擊的準備,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個黑色短髮的女生,可那雙黑溜溜的眼睛以及要命的起床氣……啊啊,應該八九不離十是他弟,更正,現在是她妹,不過在對方確認自己的身份以前,菲力都沒有打算放下匕首。
 
該死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她右頸緩緩流下,熱熱的,可菲力完全不敢分神去看,一心只盯著眼前隨時可能會撲上來的女生。
 
「咳、咳咳…」胸窩被狠狠的敲了一記更是讓奇力的怒火燃燒到最高點,他瞪著眼前的女孩,卻在看清楚她的長相時不禁愣了一下…都靈的鬍子啊…這女孩怎麼長的這麼像他的母親?如果不是少了鬍子和那份霸氣,他都要以為是母親出現在他身前了。
 
「奇力,妳如果敢再跟我打近戰,我發誓真的會把妳打趴。」菲力危險的瞇起眼睛,她轉了轉手中的匕首突然微微一笑:「妳忘記我雖然不會射箭,但是飛刀可一點都不遜喔?想不想自己試試?」
 
這句話,他曾經對著想要調戲他的男人說過,當然是在把對方打趴的情況下。
 
咦…?
 
咦咦…?!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奇力先是一愣,那熟悉的話語還有該死漂亮的笑容,完全讓他從怒火中清醒過來,「菲、菲力?!」
 
金髮女孩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接著搖了搖頭說:「現在才反應過來,真是遲鈍,妳哥我可是一眼就認出妳了,搞什麼東西,痛死我了。」她一邊說一邊去摸自己的頸子,該死的,果然被稍微割傷了,她將沾血的手指放到嘴邊舔一舔,接著突然露出一朵絕美的微笑往奇力近身,通常菲力笑成這樣如沐春風的時候,要嘛他心情真的很好,要嘛就是他的心情糟到不能再糟的地步,就見原本殺氣騰騰的黑髮女孩被笑得一臉春暖花開還比她矮一截的金髮女孩緩緩靠近,直到對方背部抵上牆壁的時候,菲力笑得更加燦爛,伸出兩隻手按在奇力的臉頰兩側,沒有離手的匕首撞在牆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奇力?」菲力笑語吟吟的盯著對方。
 
看著眼前的金髮女孩,近距離感受到那吹彈可破的肌膚,奇力卻不敢有任何一絲動作,她僵硬的緊緊貼著背後的牆壁,像是恨不得把自己嵌入裡面一般,「怎、怎麼了嗎?菲力。」
 
該死的!不要怪他講話結巴,他永遠記得菲力曾經有一次就是掛著這樣燦爛溫柔又美麗的笑容揍翻一個妄想欺負他的人,從那次之後,他可是發誓絕對不要惹火這樣的菲力,不然下場…是連都靈現身都救不了!
 
他現在只能祈禱…哥哥能看在自己是他弟的面子下手輕一點,留他半條命吧!
 
「妳難道到現在還沒發現……」菲力踮起腳尖在對方耳邊細語,接著突然將匕首拋得老遠,下一秒原本握住匕首的右手掐住對方隆起的胸部,左手則是狠狠扣住對方的下體,確認自己所猜測的菲力哈哈一笑把話說完:「妳都沒發現自己多了什麼東西又少了什麼東西嗎?妳最寶貝的東西不見囉?」
 
說完這句話她吐了吐舌做了個鬼臉往後倒退三步,接著用兩隻手把耳朵摀住,因為她知道她弟…呃,她妹的反應大概會跟她相去不遠。
 
哼哼,敢這樣粗暴對她,她才不信奇力發現自己屌不見得時候會無動於衷哩。
 
多了什麼東西又少了什麼東西?奇力機械式的看著兄長,不!現在該稱為姊姊與他拉開距離,他下意識的碰了碰剛才姊姊摸過的地方…
 
啊咧?
 
他摸了摸胸口,怎麼重重的、軟軟的?這啥鬼東西?他又再摸了摸自己的下身…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等等!什麼叫做.什.麼.都.沒.有?!他的命根子呢?他的寶貝兒子呢?!去哪了?!
 
奇力迅速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下來,看了看前面…幹…好大的胸肌…又在摸了摸下身……靠靠靠靠靠!!真的不見了!!她忍不住罵了一長串人族的髒話,再一次作確認的摸摸下身又罵了一長串矮人族的髒話!!
 
她猛然抬頭看著菲力,後者被她凶猛的目光嚇了一跳,下一秒,奇力直接淚眼汪汪的撲近姊姊懷中,「不見了啦!!我的寶貝兒子不見了啦!!這是天殺的怎麼一回事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奇力是忍不住放聲大哭,面子?!一斤值幾兩重?!命根子都沒了還要面子幹什麼!!
 
嗚啊,不知道奇力會放聲大哭的菲力霎時手足無措,她連忙放軟語調安慰幾乎整張臉要埋入自己胸部裡面的妹妹,天啊,以前弟弟哭的時候他就要百般想辦法讓對方停止哭泣,尤其現在變成妹妹的奇力哭得這麼難過,更是讓她心都要碎了,她一邊拍著對方的背,一邊撫摸對方的髮絲哄著說:「呃,乖喔,別哭,我也跟妳一樣……」這句話聽起來沒啥安慰效果,反而有種同病相憐的可悲感,但菲力要自己不能沉浸在雞雞不見的悲痛情緒裡,她得先讓奇力停止哭泣才行,那一顆顆落入她胸部中間的淚珠都要燒燙了她似的,啊,有了,問那個奇力不知道打哪弄來的卷軸,也許會知道吧?
 
靈機一動的菲力連忙說:「奇力,妳要不要問問看那個跟妳感情不錯的……卷軸?」
 
這句話由外人聽起來一定很怪,人怎麼可能跟無機物的卷軸感情良好?但是曾不僅一次目睹過他弟跟卷軸互罵的菲力倒是一點也不覺得怪,反正她們都可以一覺起來雞雞不見了,跟卷軸感情好就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了吧?
 
「誰、誰該死的和那卷、卷軸感、感情不錯了……」奇力哭哭啼啼的抬頭沒好氣的看著菲力,紅腫的雙眸就像是小白兔的眼睛,他粗魯的抹去臉上的淚水,「好我去問那混帳王八蛋是不是他幹的好事!」說罷了,奇力連衣服也不穿就往外衝。
 
根本也還沒習慣自己變成女生的菲力也沒穿著衣服就跟著弟弟一起回房,她真的很好奇為何他們會變成這樣,從他們變成她們,太離譜了!
 
奇力衝到床邊拿起自己的外衣從內襯翻出卷軸,粗魯的攤開來丟在床上,「說!你這破卷軸又在搞什麼鬼?!不解釋請楚老子放把火燒了你!!」
 
卷軸上原本還停留著:『遊戲開始了,好好享受。』的字跡,在聽見奇力赤裸裸的威脅之後,便很識相的收起原本的字跡,當然沒有馬上收掉,而是慢慢的淡去,分明就是挑釁成份居多的它在下一秒才浮現:『早安啊,喜歡自己的好身材嗎?』
 
根本沒有反省的意思。
 
奇力怒極反笑,托著自己手掌還沒有辦法完全包覆住的胸部,「好身材又怎麼樣?可惜你只是個破卷軸沒有辦法欣賞,說出感想你能懂嗎?」然後他抄起卷軸一字一句的說道:「你最好不要考驗我的耐心,不然你就等著被我扔到糞坑吧!」
 
卷軸先浮現了短短一個字,雖然消失的很快,但眼尖的奇力還是有看到那是人類語的髒話,下一秒感受到拉扯力道的它才浮現一串字,從寫字的墨水都透到背面感覺得出來它也很不耐煩而且語帶嗤笑:『這就是題目啊,妳輸不起啊?蛤?』
 
「題目?這啥鬼題目?你可不可以盡責一點的說明啊?真搞不懂當初甘道夫為什麼要做出像你這樣不負責任的卷軸?換作是我早就一把火燒了,省的出來丟人現眼。」奇力不客氣的冷潮熱諷著,尖酸刻薄的模樣讓邊上觀看的菲力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是因為當初設計出來是給有在使腦子的人用的,說妳笨還不承認,哈哈笨女人、笨女人,幹妳不要扯了!』卷軸不滿的在吃痛的時候墨水還暈了開來,真的很像是被人拉痛了頭髮飆淚的模樣,它又浮現一串字跡:『這就是題目,性別轉換,懂不懂?阿呆,妳以為甘道夫是何許人也?他設計出來的卷軸跟題目總要有像樣點了,要都是讓妳們這麼輕鬆過關,還需要我嗎?』
 
它寫了很長一串,句尾還不忘加了一句:『小女孩,懂了沒?』語氣濃濃的憐憫意味,像是它寫了這麼長一串解釋是廣施恩澤,還不快點跪下叩謝的高傲模樣。
 
沒想到奇力在看完所有解釋後就乾脆的將卷軸隨處一丟,轉頭看著菲力,「嗯,他全部都說出來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他完全無視卷軸不斷書寫出來的文字,乾脆把它當作隱形的。
 
「這……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應該先讓索林知道這件事,瞞著他不是一件明智之舉。」既然妹妹都已經跟卷軸談過了,而且其實也沒說啥解決方法,根本懶得再去看卷軸冒出字體的菲力只是抓了抓頭嘆了好大一口氣,依照以往的經驗他跟奇力闖禍了,與其等大人發現了再來大發雷霆,還不如先自己招了,說不定還會罰得比較輕一點。
 
兩姊妹互看了一眼,達成共識的她們默默的穿上自己的衣服,原本合身的衣服現在穿上去根本大上一號,像是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那樣滑稽,但是沒有別的選擇她們也只能將就了,現在比較麻煩的是怎麼樣謁見索林而不會被巴林或德瓦林擋下來?好吧,就算沒被攔阻成功見到舅舅,到底要怎麼開口啊?被罵是一定的啦,只是要怎麼讓固執的舅舅相信這種非常離譜的事情?
 
走在路上的菲力覺得有些奇怪,她總覺得很多男矮人紛紛停下手邊的工作、打鐵的忘記打鐵,餵馬吃草的甚至不小心讓馬咬到了手,走在路上頻頻停下腳步回頭的人好多,是她長得很奇怪嗎?她有點緊張的抓住奇力的手,這感覺好像大家都知道他們沒了雞雞變成女人似的,不行,她要冷靜,奇力方才爆哭的模樣代表震驚程度不亞於她,菲力按耐住詢問對方是否她們看起來過於可疑的衝動,裝出一臉很鎮定的模樣,啊,舅舅說過,如果尷尬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就微笑吧?對,她要微笑,沒事的。
 
啊哩?為何那個提水桶的男人暈過去了?她笑起來很怪嗎?
 
接收到菲力傳遞過來的疑惑視線,奇力勾起溫柔的微笑拍拍菲力牽著她的手以示安慰,只有都靈才知道,她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這樣冷靜,她腦子早就閃過無數殺人滅口的畫面,連挖眼珠的事情她都想幹出來了!她對都靈發誓!如果那些男人再敢用那種有色眼神看著她的菲力,她絕對會想出數百種殘酷的手法對待他們!竟敢嚇壞她的菲力?!她神色不善的瞪視著周圍的男性。
 
就這樣引起些微騷動的兩人終於來到平常索林舅舅辦公的地方,以前根本不用報備就可以直接如入無人之境,但這次才來到大門就被擋下來了,菲力還在愁怎麼掰個好理由讓那些平時絕對不會攔阻他們的守衛放行時,幸好救星即時出現了,她看見剛跟德瓦林講完話的巴林正好要走出來,她連忙上前喊了對方的名,而對方先是反射性的朝著聲音來源──也就是她──看了一眼後,接著露出有點困惑的表情,不過還是掛著和煦的笑容示意兩旁的侍衛讓開,走到她們兩個面前說:「小女孩,妳找我嗎?」
 
「巴林,我知道我接下來要講的事情很怪,但你一定要相信我!拜託!」菲力知道如果今天是脾氣不大好的德瓦林恐怕會比現在更難通行,但幸好是溫和的巴林,代表她只要加把勁說服對方相信自己是菲力就好,說起來簡單,實際上她腦子一片空白啊啊。
 
巴林沒有應聲,只是微微一笑點點頭,彷彿他活到這把年紀見多識廣了,沒有什麼事情能嚇得倒他的。
 
「我是菲力。」好極了,當話脫出口的時候菲力就覺得有些後悔了,這麼直白誰會相信啊?
 
果然年長的矮人楞了一下之後接著哈哈一笑,可那笑聲在他睿智的眼光重新審視了一下兩人後突然收起,不是他在說,眼前這名金髮自稱是菲力的女孩子看上去真有幾分像是菲力的生母,也就是索林的妹妹。
 
可是……就算像,也只是像而已,沒辦法構成說服他的理由,他搖搖頭嘆了一口氣,像是在對付頑皮不肯唸書的孩子那樣,要是依照德瓦林那衝動個性早就不耐煩的揮手要她們走開了,可巴林卻依舊耐著性子,像是個好老師循循善誘:「妳可能要提一些更有力的證據,才有辦法說服我喔?」
 
菲力沉默了一下,而後她朝對方招了招手一臉要說悄悄話的模樣,覺得好笑的巴林也真的把耳朵湊上去,已經是個老練戰士的他一點也不擔心會被這兩個女娃暗算,而且金髮女孩的眼神看起來真的非常誠懇,甚至是幾近哀求了,借一下耳朵也無妨吧?
 
就在菲力在對方耳邊滴滴咕咕幾句以後,就看見原本還噙著微笑的巴林頓時瞪大眼睛,接著以不可置信卻盡量壓低的語氣說:「孩子們?」
 
奇力跟菲力連忙猛點頭,就聽見蓄著白色鬍子的矮人叫了一句:「這太不可思議了,都靈的鬍子啊,到底是怎麼搞的?」
 
聽到這句話時,兩個女孩子也非常有默契的猛搖頭,那樣同頻的地步讓他更是相信只有那對兄弟才做得到,不,現在該叫姊妹嗎?
 
巴林一邊摸不著頭緒似的猛盯著兩人瞧,那兩人也毫無膽怯的回望對方,就在僵持了將近一分鐘以後,年長的矮人總算摸夠他的鬍子,向兩人招招手示意她們快點跟他走,天啊,這件事不知道讓索林知道了會怎麼樣?其實連他也有點不知所措,從小看到大的野小孩突然變成嬌滴滴的女孩子……
 
都靈在上,這到底開得是什麼天大的玩笑?
 
而他們三人準備謁見的對象正在大廳裡看著手上幾張羊皮紙反覆翻閱著,他雖然一個上午就解決了不少事情,但還有一些沒有完成的他看了一下窗外,算算時間差不多快中午了,打算把手邊這件事解決之後再回家用餐的他聽到逐漸清晰往這邊傳來的腳步聲,迎面而來的是神色看起來有點慌張的巴林,嗯?他居然會在應該是最沉穩的矮人臉上看到這種表情?
 
不過先解決手上這疊事情要緊,他可不想又錯過與兩個寶貝外甥用餐的時間,最近太忙了總是出遠門,好不容易這幾天待在這,當然要多花點時間陪陪他們,當然一方面也是要盯緊這兩個身體長大、心卻還像野孩子的笨蛋,以免又闖出什麼禍最後都是他去收拾。
 
「巴林,你來得正好,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討論……」索林話還沒說完,視線就被亦步亦趨跟在巴林身後的兩個人給吸引住,一方面是因為那兩個居然是為數稀少的女矮人,而且還是沒有鬍子的。另一方面就是為何這兩個看起來有點面熟卻素未蒙面的女孩身上穿著不合身的且應該是屬於他那兩個外甥的衣服?
 
一個荒唐的念頭浮上來,該不會是他那兩個外甥去外面拈花惹草結果對方找上門來?
 
不,不可能。索林下一秒立刻就把這推測驅走,先別論那個身為長子繼承人卻依舊天真可愛的菲力會不會牽著別人的手就臉紅了不談,那個兄控到一種可怕且有名地步的奇力怎麼可能忍受寶貝哥哥去跟別的人在一起?
 
不論性別,不論種族,一律格殺勿論。
 
既然如此,這兩個女孩到底是誰?與巴林共事這麼久的索林知道對方不是隨便會帶陌生人進出這邊的人,滿肚子疑惑的他忍不住開口詢問:「你後面那兩個是誰?」
 
 
-----試閱到此結束,有興趣請購買本書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