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的地下坑洞

關於部落格
坑洞很多,小心腳步~

BL小花亂開,不懂者請快跑
  • 2277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WT40新刊--侏儸紀世界同人--小藍x歐文【See you again】試閱

 艾可、查理、德塔情況都不錯,就是小藍不太怎麼搭理他,非要大聲呼喝才會應個兩聲、抬頭看他,發生了什麼事呢?歐文一邊按手電筒一邊抬高手,跟她們相處也有好一陣子了,每個孩子有什麼狀況,他都能很快的掌握,旁人看來覺得不可思議,畢竟這些不是尋常的寵物,光是被他們似蛇般金色的眼睛凝視都會起雞皮疙瘩,何況是建立感情?
 
但歐文就是有辦法做到,就連長期相處的夥伴都自嘆不如,笑他怎麼當年不去當獸醫而是海軍?誰曉得世界上會有這麼瘋狂的一群人,在當年侏儸紀公園覆滅後還想故技重施,硬要重現這些早該絕種的生物,參入了一堆有的沒的基因好讓恐龍能適應現在的氣候,製造了野獸卻不知怎麼管理,有很多人看中薪水高來應徵卻再也沒回家,大概都變成這些女孩的糧食了,直到馬斯拉尼找上門前,歐文都沒想過自己會成為一群迅猛龍的保母。
 
跟她們相處時不但要提高警覺,也要顧到她們的身心狀況,小藍最近不知是犯了什麼毛病,昨天才仔細檢查過,醫生都說她的狀況好到不能再好,偏偏對方表現出來像是進入叛逆期的小孩,歐文只感謝小孩不會說話,否則大概就是他講一句,小藍回三句吧?
 
「歐文,你又在發呆了。」巴瑞露出一口白牙笑嘻嘻的拍拍他的肩膀,這是跟歐文合作最長的夥伴,他口齒伶俐、思考也很敏捷,跟他一起共事非常愉快。
 
歐文抓抓頭訕笑:「也不是,我在想小藍最近狀況不是很好,雖然她們配合度本來就時好時壞,但維持這麼長一陣子還是頭一遭,我有些擔心。」
 
「你聽到你的語氣了嗎?就像是擔心女兒長大的父親一樣!怕她交男朋友之類的。」巴瑞大笑,很有心得的模樣。
 
「我會記得這句話,等你結婚生子時加倍奉還!」歐文回捶對方一拳。
 
「說不定你會先比我生,畢竟你這麼帥,上次不是又跟執行長去約會?」巴瑞此話一出,底下的草叢稍微動了一下,兩人卻沒有留意。
 
「什麼叫又,先說好只有一次,而且那太瘋狂了,根本刷新我對女人的三觀。」歐文倚靠在欄杆上,細數那天發生太多價值觀不合的情況,例如印出整張約會行程表讓他匪夷所思,就像她不能接受他有意無意就想把她扔到床上。
 
草叢內的小藍仔細聆聽,她在歐文提到幾個女人名字時微微瞇起眼睛,噴出幾道不滿的鼻息,她不喜歡歐文提到她們以外的人,說來也奇怪,她本來不必管這些用兩條腿走路的生物,他們都只是食物,看在姊妹眼裡就跟豬、羊沒什麼差別。
 
只是歐文不同,小藍不覺得他是食物,確切來說她不只一次想過把歐文拆吃入腹,可是那樣有點可惜,她想要重複聽到歐文的嗓音,也想看對方哭泣的模樣,她搞不清楚為何會如此,也不知道該怎麼在不吃了對方情況下辦到?也許最近天氣太熱,腦袋燒壞了吧?
 
她聽見樓上的歐文扔下一句:「我是男人,發情很正常吧?」後便跟另外一個黑皮膚的走了,可惡,空氣裡還殘存他的味道,小藍忘情的站直身子深深吸氣,想將母親的味道牢牢記住。
 
沒錯,她們四龍一致將歐文當成媽媽,小藍有印象開始就是由歐文伴著她們、指導她們,跟其他來圍觀的人不同,歐文跟她們保持一定距離卻不把她們當畜生看待,小藍感覺得出來其他兩條腿生物看著她們的眼神就像是由上往下一般,本來以為他們應該很厲害才能控制她們、把她們侷限在一個牢籠裡。
 
但是當她咬碎其中一個意外跌落下來的工作人員的喉嚨時,她與姊妹才發現這種躲在鋼鐵牢籠、電極槍後的生物如此脆弱,是赤裸裸毫無抵抗能力的獵物,而當「意外」發生時,她們從這種生物眼裡看見畏懼,空氣裡瀰漫恐懼的氣味,那讓她們非常興奮,死亡、血味以及狩獵本能得到滿足的快感,巴不得全部的人統統掉下來,整天吃死老鼠也想換點口味。
 
媽媽雖然有罵她們,但是兩次之後他就放棄了,他也極力阻止那些拿著電極槍準備給她們教訓的人,大聲說:「你們怎能怪肉食動物捕獲獵物?是我們自己不夠謹慎,要加強新進人員的訓練而不是一味體罰她們,為了沒做錯的事情隨便處罰她們只會使彼此的信任崩壞,你們敢動我的迅猛龍,先通過我這關再說!」
 
小藍她們從歐文身上看見媽媽努力保護孩子的模樣,更別提平時他會撫摸她的頸子跟她說話,她開始喜歡歐文,跟其他姊妹一樣偶爾聽從媽媽給的指令,即便她們都知道媽媽如果不站在高高的鐵架上,肯定就跟之前被她們吃掉的人類一樣脆弱,既然如此,為什麼她們還要服從一個比自己弱小的生物呢?
 
因為歐文是她們的媽媽,媽媽就是最好、最棒的。
 
小藍卻想對媽媽做更多事情,自從有幾次看到歐文裸露上身出現在訓練場時,那味道、那身形更讓她為之瘋狂,媽媽的汗味比平時更加濃重,好香、比任何肉都來得好聞。
 
歐文似乎也發現赤裸上身讓她們比平時焦躁,甚至還會衝撞欄杆,以後便不這麼做了。
 
這讓小藍很失望,她想看的不只是露出上身的媽媽,也想看媽媽下面長什麼樣子,跟她們不一樣嗎?看了之後還想做什麼呢?
 
她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不得要領的她跟姊妹們討論過幾次,艾可跟查理都認為她是想要進食,不,比那個更多,小藍不耐煩的甩甩尾巴,她跟姊妹說想要壓在對方身上,用利爪把歐文的衣服撕開,然後……然後?
 
一口吃掉嗎?德塔問。
 
小藍搖頭,比那更多……她第一次產生進食以外的渴望,她想要比以前更靠近媽媽,除去柵欄、枷鎖,好好的跟媽媽面對面相處。
 
媽媽很好聞,她想吃他,卻又不想吃他。
 
 小藍的困惑在某一天得到紓解,新進員工上班偷滑手機,一時手滑、眼巴巴看著新買的手機直直掉進園區,四龍立刻衝上去嗅聞,判定不是食物後紛紛感到可惜,小藍目不轉睛盯著手機上播放的畫面,一名雌性人類被雄性壓制在草叢間,兩人全身赤裸,雄性掏出一個長長粗粗的東西就往底下女人腿間塞,然後重複進出,雌性叫得又痛又爽的樣子。
 
小藍疑惑了,怎樣看都不像他們在進食,因為用的不是嘴巴而是……洞?那他們現在做的事情是?
 
她看得仔細,其他姊妹也跟著圍上來,可惜螢幕小、一次只能兩隻龍看,小藍堅持霸佔一席不肯離去,死死盯著小螢幕,艾可和德塔看沒幾眼覺得不能吃的東西都很無趣,便去旁邊戲耍了。最後是查理陪小藍一起看完,當螢幕轉黑時,小藍還用頭去拱著螢幕,為什麼不亮了?她還想繼續看啊!
 
毫無反應的手機讓小藍很生氣,用盡各種方法都沒辦法使它重新亮起,查理本想用咬的差點吞下去,這下手機比剛剛看起來更慘了,原本光滑的螢幕多了幾道裂痕跟唾液,小藍噴了幾口氣覺得挫折,此時她聽見歐文的聲音,立刻小心翼翼叼起朝來源奔過去,只有媽媽能替她解惑,媽媽一定會用這個東西!
 
歐文一聽說有員工的手機掉下去,斥責幾句後立刻趕下來,他不抱希望的想「問問」孩子們有沒有看見,拜託拜託,千萬別吞下去啊!
 
才剛跑到柵欄邊,就見小藍首衝第一、嘴裡還叼著什麼東西;歐文定眼一看,不就是該死的手機嗎?心中的大石立刻放下,鬆了一大口氣的他連聲誇獎:「小藍,乖孩子,做得很好。那東西不可以吃,把它給我。」
 
小藍盯著歐文沒有動作,後者耐心的重複一次要求,另外三隻也在這時圍上來,每次被那些金黃色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歐文都會想到之前海軍受訓完畢,大夥相約去看鯊魚的經歷,就算隔著籠子觀看那些野生肉食動物,還是本能的會感到害怕,這是獵物遇到狩獵者的本能,金絲雀遇到貓就是會顫抖;歐文只是比別人更會隱藏這種恐懼,要跟她們平起平坐的首要宗旨就是這個,只是他還沒自大到認為除去柵欄後,小藍她們絕對不會順從本能一口將他撕碎。
 
不過現在柵欄還在,所以他說了算。
 
歐文稍稍提高喊小藍的語調,皺眉撇嘴稍稍搖頭,動動手指示意把東西還給他。
 
小藍把手機放到地上,用腳趾輕敲螢幕,接著叫了一聲;歐文見狀點頭鼓勵對方:「就是那個東西,不能吃喔,把它給我。」
 
小藍從鼻孔噴氣發出短叫,彷彿不滿歐文聽不懂她的意思,她又重複一次後盯著歐文,後者不確定的問:「妳是要我開給妳看嗎?」
 
副手點點頭,才用頭將手機拱給歐文,她故意沒有推得很近,放在歐文必須伸出一截手才能抓到的距離,這下換發號施令的男人不爽了,他要小藍推得更近一點,又不是腦子燒壞了在肉食動物前面送上自己的手?
 
就這樣搞了一陣子對方才勉強配合,拿到手機的歐文檢查損壞情形,沒有缺角也沒有掉蓋,可以確認小孩們沒有亂吃東西;手機螢幕已經出現好幾道裂痕,居然還能打開,映入眼簾是有點尷尬的網頁,此時歐文身旁的欄杆發出聲響,是小藍,目不轉睛的看著歐文,彷彿在等待什麼。
 
不會吧?歐文搖了搖手機問:「妳剛剛看了這個?」
 
小藍叫了一聲,這讓歐文立刻揮手:「不行,好女孩不可以看這個,我要沒收。」
 
話還沒說完,小藍就發出更加高亢的叫聲抗議,這下更證實歐文的猜測,手機掉下去時A片還在播,小藍她們也看到了,不行不行,他不准,就算園區內的恐龍都是母的也不行。
 
回到上面,他這樣跟巴瑞說,後者爆出一連串大笑,連眼淚都掉出來了、直喊肚子痛,歐文白了夥伴一眼:「笑那麼誇張幹麻?」
 
「不是,我覺得你很妙,她們是肉食動物,你還想讓她們吃素啊!」黑人拍拍歐文的肩膀,再補一句,「你真的超像她們的老爸。」
 
「幸好我不用擔心她們吸毒、抽煙、被壞男孩搞大肚子!」
 
「還有穿比基尼。」巴瑞壞心眼的補充,兩個男人大笑不止。
 
反觀下頭的小藍心情就沒那麼好,她不滿歐文為什麼不開給她看,就是不太明白那兩個人在幹麻才希望媽媽給她解答,查理過來蹭她幾下要她別再糾結了,小藍叫了幾聲問對方難道不在意嗎?
 
查理回應一聲表達肯定,還說媽媽應該跟剛剛影片壓在上方的人類一樣,這讓小藍陷入沉思,如果可以的話,她比較想讓媽媽當下面的那個,因為當下面的那個會哭、會叫,比較合她的意。
 
也許是執著使然,又或者再次應驗某個科學家說過的名言:「生命總會自己找出路」
 
小藍某天睡醒就發現自己身體構造跟以往不同了,胯下多了根礙事的東西,一開始他很不習慣,有了這根後他的平衡感大亂,下盤變得比較重,跑起步來還差點跌倒,根本像是第一次學走路。
 
嘗試幾次後漸漸適應,他的姊妹也發現了,紛紛圍觀發出驚奇的叫聲,只是她們都不明白為何小藍一夕間有如此大的轉變,也不知是好是壞,德塔說如果被那些穿白袍的人發現,肯定會抓走小藍,要小心。
 
小藍表示他不太在意這個,滿腦子只有怎麼接近媽媽,怎麼用這根天賜的禮物好好逞盡慾念。
 
這份妄想沒持續多久就實現了,某天巴瑞請假,只剩歐文獨自作業,快要下班時照往常將孩子們關入個別牢籠裡,他們向來是用電腦操作門閘,新來的員工沒有注意到小藍的鐵門並沒有如往常關緊就急著下班了。
 
歐文總是最後走的,他都要再親自檢查一遍籠子才會離開。意外就在此時發生,小藍撞擊那個沒有關緊的鐵門,發出巨大聲響,歐文還沒來得及反應、鐵門就硬生生壞了,這下糟了!歐文有點僵住,看見小藍從牢籠裡緩緩走出,那對金色的眼睛緊盯著他不放,他第一次感到害怕,這跟戰場上遇到敵人逼近還可以拼個肉搏不同,他看過太多次手無寸鐵的菜鳥被拆吃入腹,人類就算有這些精密的高科技保護自己,當赤裸裸面對大自然的食物鏈時,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其他三個孩子也一反常態用力撞門,先後發出激動的叫聲,小藍也一邊回應一邊朝歐文步步逼近,他完全聽不懂孩子們在說什麼,逼自己鎮定的歐文像往常一樣開口:「冷靜,小藍。」


TBC

有興趣的請把本子帶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